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这里真·帅气的熊猫欧尼desu
@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赤黑,黄叶,业渚,丐明丐,苍丐♡
高三汪
基三
脑子里有天坑
年更成就爱好者
失踪人口
没有下一章系列

赤黑/心死百日 1

〈我们永远不分开〉

    昏黄的日暮笼罩大地,白日里繁忙的商业街此刻也少有人经过,橘黄的灯光从家家户户的窗子里漏出来,温暖了室外的微凉夜色。
    但在这样一个本该是一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地享用晚餐的时候,建造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的繁华地段的高级小区却是一片昏暗,小区门口魁梧威严的警卫与严密的监控设备彰示着居住在这个小区里的人的身份地位非同寻常。

    此时,在小区内看起来最为豪华的一栋公寓楼内。
    右手拿着听筒,左手轻轻拉着电话线,嘟嘟的提示音在黑夜里显得格外清晰明了。
    “喂?”
    “征君,你今天晚上回来吃饭吗?我做了汤豆腐。”打电话的蓝发青年听到电话被接通,清秀的脸上明显多了一份喜悦。
    “不了,公司有事,你自己吃吧,早点休息,晚安。”
    “那……”还未说完的话随着被挂断的电话一起留在了电话这端。
    “那你今天晚上回来吗?”
    蓝发青年握着听筒自言自语地说完话,即使电话那端的人无法听到。
    放下听筒,黑子哲也看着桌上还冒着热气的汤豆腐和两副碗筷,苦涩地笑了笑。
    这已经是第几天了?那个人已经几天没有和我好好说过话了?
    数不清啊。
    黑子将汤豆腐倒掉,收拾好餐具,然后并没有回房,而是缩在沙发上。
    客厅里的灯被关掉后,浅蓝色的青年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
    好想他…
    好想见他…
    黑子抱着双腿,将脸埋进臂弯,然后在不知不觉中睡去。

    第二天早晨
    黑子是被阳光照醒的,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却不是客厅里的豪华吊灯,而是主卧房里的素雅灯具。
    他记得昨天晚上是在沙发上来着,他又没有梦游的毛病,那么……
    黑子忽然从床上坐起来,并且伴随着一句“征君”。
    黑子不出意外地看到了坐在床边的赤发青年。
    “早安,哲也。”赤发青年闻声转过来,温柔地一笑,抚了抚黑子柔软的蓝色发丝。
    “早安,征君。”黑子轻轻地笑开,伸手覆在赤发青年的手背上。
    赤司征十郎敛了敛笑容,然后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手抽回来,黑子一顿,掩去了眼底的落寞,笑着说:“征君早餐想吃什么?我去做。”
    “不用了,我只是来收拾一下行李。”赤司说着站起来,而黑子这才注意到他脚边立着的一只行李箱。
    “诶?收拾行李是……”黑子望向赤司,水蓝的眸子布满不安。
    赤司弯腰在黑子的唇上烙下一吻,说道:“我只是要出差一周而已,别多想。”
    “这样啊。”黑子放下了心,微笑着看着赤司,“路上小心。”
    “嗯,我走了。”赤司说完就拉着行李箱要出房间,黑子赶忙从床上下来,却被听到动静的赤司阻止了,“不用送了。”
    “…是。”黑子有些呆愣地站在原地,然后看着赤司离开房间,走出家门。
    寂静。
    又只有一个人了啊。
    黑子本想回到床上可是又睡不着,看了看外面的阳光,想着不去换了衣服出去走走。
    黑子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中午的时候去了趟M记草草地解决了午饭问题,下午又开始闲逛,直到暮色西沉才回到家,又是草草地解决了晚饭然后坐到电脑前开始码字,在凌晨最后上床睡觉。
    后面的日子几乎就是重复第一天的内容,如果要说哪里不同,大概就是他一天比一天思念赤司。
    在赤司出差一周的最后一天黑子打算去买点汤豆腐的材料做汤豆腐,顺便买点茶叶。想到明天赤司就要回来黑子就无比的高兴,一整天都笑容满满。
    只不过这样的状况仅仅维持到傍晚就被打破了。
    [赤司征十郎首次携女伴参加舞会,意在联姻?]
    大大的红色加粗标题占据了晚报的整个首面。
    媒体还好心地附赠了一章远景照,但是不难看出是俊美温柔的男人和婉约秀丽的女人。
天作之合。
    黑子看着手中的晚报出神,左胸口传来一阵阵钝痛,像是有人勒住了他的脖子,无法呼吸,就像一条离了水的鱼。
    黑子抚上无名指的戒指,海洋一般的瞳仁沉浮着伤痛。
    并不是多么昂贵的戒指,只是普通的铂金戒,但是却干净精致,而且铂金戒背面还刻着那人的名字。
    ——[这样我就能时时刻刻陪在哲也身边了。]
    ——[所以,相同的,哲也就能时时刻刻陪在我身边了。]
    ——[我们永远不分开。]
    那时候他为他戴上戒指说得话还萦绕在耳边,明明是四年前发生的事情却好像才过了一天,好像那时候大家的祝福还能听到,好像…
    好像他们还跟那时候一样幸福。
    黑子向后仰着,靠在沙发上,用手背遮住眼睛。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嗡——
    黑子拿起电话,接通。
    “喂?”
    “小黑子www”
    “黄濑君有什么事吗?”
    “我只是想小黑子了啦~\(≥▽≤)/~,话说小黑子明天有空吗?我们出去玩吧!”
    “谢谢黄濑君的好意。”
    “小黑子明天不能去吗好伤心QWQQQ”
    “黄濑君,我有点累,下次有空再聊。”
    “诶诶?!那小黑子要注意休息哦!晚安www”
    “晚安。”
    黑子先一步挂掉电话,本来想直接把手机关掉,后来一想,那个人明天就要回来了,不知道会不会发短息或者打电话来。抱着这么一点微小的希望,黑子没有关机,就这么一直开到了天亮。

    没有。一个也没有。
    电话也好,短信也罢。
   黑子的表情不知该如何用言语表达,像是早已知晓却还带有希冀,接着那份希冀也被狠狠撕碎扔下悬崖。
    黑子将手机放到一边,发呆了很久,然后坐到书桌前,拿着笔写着什么。

——TBC——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