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这里真·帅气的熊猫欧尼desu
@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赤黑,黄叶,业渚,丐明丐,苍丐♡
高三汪
基三
脑子里有天坑
年更成就爱好者
失踪人口
没有下一章系列

【赤黑/HE】心死百日

6.心死百日


 [胃药在床头柜的第一个抽屉里]
 [换季的衣服叠好了放在衣柜下面]
 [晚上看文件不要只用台灯,对眼睛不好]
 [原来那副将棋有点旧,我买了副新的放在书房里,旧的那副也没有扔掉]
 [床头的单子是一些好的钟点工,工作已经很辛苦了,清洁工作就叫钟点工吧]
 [外卖单我理好了放在餐桌上,最前面那几家的汤豆腐应该合你胃口]
 [之前你提到的几本书我找到了放在办公桌上]
 [应酬的时候不要喝太多酒]
 [出门的时候记得带钥匙,放在门外盆栽下面的备用钥匙我收起来了,不太安全]
 [天凉加衣,注意身体]
 黑子贴好最后一张便利贴,拿出手机摁亮却没动作等着屏幕暗下去,又摁亮又暗下去,这样反复了好几次终于划开锁屏拨出了一个号码。
 “喂?”
 “征君,我想你。”
 “…哲也?”
 “抱歉说了奇怪的话,只是看书有点感触罢了。”
 “没事,我还有事,先挂了。”
 “嗯,再见。”
 黑子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放进口袋里,自嘲地笑笑。
 连回我一句[我也是]都不愿意了啊,终于是连敷衍都做不下去了。
 也是啊,都这么久了。
 征君也累了。
 黑子看着几乎遍布满屋子的浅蓝色便利贴轻轻笑了笑,拿出一封信放在茶几上,提着行李箱走到门边,背朝门一鞠躬。
 “我走了。”
 黑子把要是放在鞋柜上,最后看了眼生活了四年的地方,敛下不舍,关上了门。


 赤司挂断电话后盯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看着,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餐桌对面的浓妆女人甜着嗓子说:“征十郎,怎么了?”
 “没什么。”赤司笑着回应,抬了抬酒杯,一口饮尽。
 只是感觉有点难过。
 错觉吧。
 嗡嗡——
 “喂?”
 “赤司。”
 “真太郎啊。”
 “黑子他从国中开始就在等你。”
 “我知道……啊原来是这里啊。”
 知道了。
 知道那份难过来自哪里了。
 赤司挂断电话,跟对面的女人说了句抱歉扔下一张卡就匆匆离开,任凭身后的女人怎么呼唤也没有回头。
 再晚就来不及了。
 赤司回到家后迎接他的不是笑容清浅的蓝发青年,而是一室空荡,他调整着呼吸,鞋也没脱就走进去,拿起茶几上的那封浅蓝色的信。
 [征君:
   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可能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很久了。]
 赤司手中的信纸掉落在地,他却无暇估计,冲出了家门。
 [我在家里留了一些便利贴,如果有时间的话就看一下吧。]
 赤司开着车飞驰而去。
 [其实瞒了征君一件事,今天下午出门有看到征君。]
 他不知道该开向何处。
 [看到征君在等红灯还真的很惊讶,不过也很高兴,我想征君一定很爱她,唯一对不起那位小姐的是我自私地霸占了征君这么久。]
 赤司开着车在路边停下,头靠在握着方向盘的手上。
 [征君,原谅我的自私,我真的很想再留在你身边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哲也。
 [征君,你当初答应和我交往的时候我真的很高兴,我甚至没想到会结婚,不管是出于一时兴起还是同情,我都知足了。]
 对不起,回来吧。
 [最后,再见,征君。
 爱你的黑子哲也留。]
 哲也…
 清泪划过。
 那是赤司征十郎这一生为数不多的落泪。
 嗡嗡——
 赤司接通电话,嗓音略带沙哑:“喂?”
 “赤司,黑子出事了现在正在送往市中心医院,你快来!”
 毫不犹豫地挂断,把手机往副驾驶座上一扔,挂档,油门,直冲而去。


 赤司连闯红灯来到市中心医院,刚好碰到推着病床车快速进去的医生护士和绿间,赤司快步上前,映入眼帘的就是躺在病床车上的沾满鲜血的昏迷着的他的蓝色恋人。
 “哲也!”赤司扶着病床车跟着医生护士一起快速前行,紧紧注视着黑子,满是不安。
 “病人家属请在手术室外等待。”
 护士说完这句话后将他拦在手术室外,然后[手术中]的灯亮起。
 赤司在手术室外站了一会儿,然后突然转身离开,绿间皱眉抓住他的胳膊,声音染上冰冷的质问:“你去哪里。”
 赤司没有回答而是甩开了绿间继续大步离开,绿间抬了抬眼镜,似乎是有些怒意:“赤司,我真为黑子不值。”
 赤司身形一顿但还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绿间眸子微眯。
 赤司你到底想做什么?


 赤司征十郎,样貌俊美,头脑睿智,手腕果决,家境强硬,绅士有礼。几乎是凝聚了一切正面词语的集合体。
 而这么一个人,却也有糊涂的时候。
 从国中开始就被一个蓝色的少年吸引了注意却不自知,高中的时候奇迹四分五裂包括那孩子在内的六个人去了不同的高中,那时候看到你孩子打败铜皇,阳泉,海常,秀德一路战到决赛与他面对面。
 惊喜,愉悦,愤怒。
 看到那个孩子和他的新的光,怒气渐渐占据心房,理智已经脱缰,不成熟地一次又一次说出伤害那孩子的话。
 那孩子下场时落下的泪被他尽收眼底,心尖尖锐地疼,却不知晓是为何。
 饶是再睿智的赤司征十郎,在爱情里也不过是初心者,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这种感觉叫做心疼。
 在大二时与那孩子再见面,再一次地被表白,他从来没有那么开心过,胸腔里的喜悦快要溢出来,他却依旧不知道,这叫做喜欢。
 再后来,习惯了与那孩子在一起的生活,渐渐的那种当初的高兴就散去了,这时候,他已经明白了所谓的爱情,却以为自己不爱那孩子,只是当初的同情心软而已。
 说到底,所向披靡的赤司征十郎不过也是个一直没有弄明白自己的心意的爱情白痴罢了。
 爱情这回事,没有无师自通。
 每个人都是一步步地成长一步步地成熟,学会心动,学会紧张,学会吃醋,学会霸道,学会难过,学会失恋,学会后悔,学会体贴,学会包容,学会并肩,最终学会爱情。
 而最后终于醒悟过来的我们,是否还有机会牵住对方的手。
 错过,不是错了,而是过了。
 这世间,只怕错过。
 所以啊,用尽全力奔跑吧,赶在爱人将手交予别人之前,以燃烧尽全身气力为准备全力奔跑吧!
 去奔赴那一场无关其他的风月盛宴。
 赤司推开一扇门。
 “打扰了,我想订制对戒。”


 [病人的情况不容乐观,快则一两天,慢则一两年甚至永远无法醒来。]
 医生的话还萦绕在耳,绿间站在病房外,透过玻璃看向躺在靠窗的病床上的安静闭着眼的蓝发青年,忽然间握紧了拳头往墙上狠狠一砸,鲜血顺着瓷砖蔓延而下,淌了血红。
 该死。
 该死。
 该死。
 踏踏踏——
 急促的跑步时。
 跑步时逐渐在绿间身边停下,随后响起的是那人难得带着喘气的慌张声线:“真太郎,哲也怎么样!”
 绿间没有说话,突然挥拳,拳风狠戾,来不及闪避的赤司迎面接下这一拳,擦了擦嘴角边的血迹。
 “这一拳,是代黑子打的,我为他不值。”
 第二拳。
 “这一拳,是代替黄濑,青峰和紫原打的,因为你伤害了他们的友人。”
 第三拳。
 “这一拳,是代桃井打的,因为你这样对待她从国中开始就暗恋着的人。”
 第四拳。
 “这一拳,是代我自己打的,因为你玩弄了我牵挂的人。”
 第五拳。
 “这一拳,你代你自己打的,你活该。”
 赤司一言不发地硬生生接下绿间充满狠劲的五拳,脸上,肩上,腹部,胸前,手臂都在发疼,即使看不到也可以想象一定是乌青块块。
 绿间看着赤司不说话,眸中闪过冰冷,转过身走去要打开病房:“你走吧,我会照顾黑子的。”
 而就在绿间要打开门的那一刻,只觉一阵天旋地转,后背重重地砸在冰冷的地面上,钝痛,紧接着而来的是赤司毫不留情饱含愤怒的拳风和嘶哑的话语:“那五拳我认了,我活该。”
 第一拳。
 “但是真太郎你太傲慢了。”
 第二拳。
 “不敢告白的你和不愿直面内心的我没有差别,不过都是胆小鬼。”
 第三拳。
 “收起你那说教的面孔。”
 第四拳。
 “我爱着哲也,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爱他。”
 第五拳。
 “该滚的人是你。”
 末字落下,绿眸暴怒,异眸冷冽。
 扭打。
 嘶吼。
 杀意。
 每一掌每一拳都带着对那个躺在病床上的昏迷不醒的青年的爱意与执念,心照不宣却又自私至极地约定赢家才有资格拥抱那个天蓝色的青年,都明白自己的心意绝对不会输给对方,但最后的结果似乎早已心知肚明。
 赤司靠在墙上勉强站立,绿间瘫坐在地上几乎无力,整条走廊上血迹斑斑一片狼藉,被动静引来的医生护士匆匆赶到,赶忙上前去扶那两人,绿间和赤司对视了一眼,互相勾唇一笑,视线相离。
 那是多年的挚友之间不需要明说的默契。


 他交给你了。
 啊,我爱哲也。


 绿间最后望了一眼病房,自嘲一笑而后撇开目光,被医生护士扶着离开了。
 输了。
 彻底地输了。
 嘴角边的笑意温柔俊朗。
 罢了。
 罢了。


 赤司简单地包扎了一下就遣走了所有人开门进去黑子的病房,他坐在黑子的床边的椅子上,双手握住黑子的手,放在唇前亲了一下,然后摘下了他左手的戒指放在一边。
 赤司摸了摸黑子铺散在洁白枕头上的蓝发,目光温柔,低头在黑子唇上吻了一下,充满歉意的话没于唇齿:“对不起。”
 哲也,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
 ……
 ……
 快醒来吧。


 手术后第二天,也就是黑子沉睡的第二天。
 赤司一整夜没有合眼,握着黑子的手守在他的床边。
 第三天。
 黑子依旧没有醒来,赤司也依旧没有休息。
 第四天。
 黑子没有醒来。
 赤司在来探病的黄濑青峰紫原的劝说下在黑子床边休息了一会儿。
 第五天。
 黑子没有醒来。
 第六天。
 黑子没有醒来。


 第三十一天。
 黑子没有醒来。
 赤司日日夜夜守在黑子床边,连工作都由秘书带到了医院里来。
 

 第四十天。
 黑子没有醒来。
 赤司取消了联姻,而赤司盛九郎看到赤司集团最近比从前最盛期还要高出一倍的业绩的时候笑着挑了挑眉,抿了口茶没反对什么。
 “在那孩子下棋下赢我的时候就想到了啊。”


 第六十四天。
 黑子没有醒来。
 黄濑和青峰结婚了,紫原也终于和冰室辰也开始交往了。
 而黑子的枕边多出了一束捧花,一个篮球,一盒美味棒,一条链子。


 第八十五天。
 黑子没有醒来。
 绿间准备出国深造,临走前来看了黑子最后一眼。
 “再见。”
 伴随着话音落下,绿间手中的小蓝鸡玩偶也轻轻地被摆在枕边。
 绿间的手骨节分明很是好看,但此刻手上却贴着一个个碍眼的创可贴。


 第九十天。
 黑子没有醒来。
 黄濑青峰紫原冰室带来了桃井和黑子以前诚凛的同伴。
 桃井和相田两个女生哭了,而其他人看着昔日最亲密的同伴躺在床上一直没醒来也都红了眼眶。


 第九十九天。
 黑子没有醒来。
 赤司一如第一条那样坐在黑子床边的椅子上。
 赤司亲了亲黑子的手背,深深地望着黑子。
 黑子枕边多出了两个戒指盒。


 第一百天。
 赤司又是一夜未眠,他翻了翻台历,苦涩地笑了笑。
 哲也,都一百天了。
 你怎么还不醒?
 哲也,别睡了。
 赤司倾身,一点点靠近黑子的唇。
 拜托你。
 快点醒过来。
 最后,四唇相贴。


 就在那一天,很小的时候就不相信童话书的赤司征十郎发现
 ——童话不是骗人的。


 黑子的睫翼轻颤,眼睛缓缓睁开,露出天空般的双眸。


 第一百天,黑子哲也醒了。


 赤司沙哑着声音说:“哲也…”
 听见声音的黑子转过头去看赤司,脸上没有表情,就那样静静地看着赤司。
 赤司自知有愧于黑子,于是眼中的喜悦褪去了不少,开口道:“哲也,对不起。”
 “我愿意等你原谅我,无论多久我都会等。”
 “哲也,我爱你。”
 而黑子只是眨了眨眼睛,迷茫地看着赤司,嗓音一如既往的清浅:
 “你是谁?”


 赤司征十郎在第一百天的时候尝到了所谓的绝望。
 心死。
 黑子哲也在第一百天的时候悠悠醒来却丧失记忆。
 百日。


 心死百日。


 ——END——






























 坐在电脑桌前的蓝发青年眨了眨眼睛,无奈地笑了笑。
 一室静谧。
 大门传来被打开的声音,随后便是一阵有序而迅速的脚步声,书房的门被打开,蓝发青年被来人从背后搂住,接着就听到每日都会有的一句“哲也,我回来了”以及落在唇上的轻吻。
 蓝发青年柔和地笑着回吻然后制止住对方明显有变本加厉的动作,指了指电脑屏幕上的文章说:“感觉你看了一定会很生气。”
 拥有一头赤发的青年将蓝发青年抱起抱到怀里然后两人一起坐下,蓝发青年也不拒绝,乖巧地坐在赤发青年的腿上,笑意盈盈。
 没过多久,赤发青年的眉头紧紧拧起,真的是从齿缝里吐出几句话来:
 “我怎么可能会这样对待哲也!”
 “我有这么渣?”
 “真太郎竟然对哲也抱有这样的念头!”


 “那个叫熊猫的家伙也是时候该去死一死了。”


 黑发女生头发凌乱地趴在电脑前,头上有一缕小灵魂飘啊飘,突然浑身一抖,小灵魂也仿佛被点击般抖了抖钻回身体里。黑发女生慢吞吞地抬起头来,抓了抓头发嘀咕着:“一定有人在背后骂我!”
 黑发女生盯着电脑屏幕看了一会儿忽然笑起来,摇摇头,小声地说着:
 “嘛,算了,你们幸福就好。”


 蓝发青年无奈地环住赤发青年的脖颈,主动献吻,然后说:“果然生气了。”
 赤发青年不掩愉悦地享受着恋人难得的主动。
 红蓝交缠。
 左手交握。
 对戒美好。


 白皙的手指敲击在键盘上,最后一下清脆简洁,为这个突发奇想的故事打上圆满的句号。


 ——全文完——
贴吧搬运,lofter全是触,默默视奸很久_(:з」∠)_
我是脑力不足笔力不足,瓶颈+拖延症,文触养成中的,帅气温柔的熊猫欧尼w

评论(1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