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这里真·帅气的熊猫欧尼desu
@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赤黑,黄叶,业渚,丐明丐,苍丐♡
高三汪
基三
脑子里有天坑
年更成就爱好者
失踪人口
没有下一章系列

【赤黑/HE】心死百日

2.赤司家的人不需要爱情这种无用之物


日本京都 赤司主宅
在一间宽敞的和室内,两个模样六分相似的赤发男人跪坐在一张将棋桌前,只不过左边的赤发男人看起来更加成熟,右边的赤发男人则更加年轻。
啪嗒。
左边的赤发男人落子。
“征十郎,我知道你还年轻,难免会对一个人产生好感,”赤司盛九郎没有看跪坐在对面的赤司征十郎,“玩玩可以,切勿当真。”
啪嗒。
赤司落子。
“我知道。”
啪嗒。
盛九郎落子。
“嗯,赤司家的人不需要爱情这种无用之物。”
啪嗒。
赤司落子。
“和浅川家的婚礼我会定好。”
啪嗒。
盛九郎落子。
“嗯。”盛九郎满意地露出一点微笑,“这才是赤司家的人该有的样子。”
啪嗒。
赤司落子。
啪嗒。
盛九郎落子。
“既然做好了联姻的准备,那么外面的感情差不多也该断了。”
…啪嗒。
赤司落子。
“是,父亲。”
啪嗒。
盛九郎落子。
啪嗒。
赤司落子。
“王手。”


赤司回到公寓是黑子看了那天的晚报后的一周。
赤司回到公寓时黑子正在书房里看书。对于赤司的到来黑子先是诧异,但惊喜与愉悦立刻涌上心头。
“抱歉,本家有点事要处理,所以回来晚了。”赤司坐到黑子身边,牵过他的手然后温柔地在他唇上烙下一吻。
“没关系。”黑子笑着回应,像是撒娇的猫咪一样依偎到赤司剪头,用脸蹭了蹭赤司的脖颈,轻声地说,“我好想你。”
赤司有一瞬间的愣神,随即把黑子拥入怀中,低下头将脸贴在黑子的头顶。
黑子也伸出双手紧紧环抱住赤司的腰身,放松而眷恋地靠在赤司胸前。贪婪地深吸一口气,用力地将脸埋进赤司的西装里。
“哲也今天怎么这么爱撒娇?”赤司轻笑着伸手抚摸着怀中的人儿的蓝色发丝,轻吻发旋。
蓝色的小脑袋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靠着赤司。
赤司也不多说什么,只是低头看着黑子。
异色瞳中有一闪而过的不忍与愧疚,但也仅仅是一瞬而已,一瞬之后,只剩冰冷。
而此时埋头在赤司怀里的黑子睁着眼睛,那片蓝色的海洋里寂静无声,装着苦涩与爱恋。
曾有人说过:拥抱是最疏离的姿势,因为你看不到对方的表情。


第二日正午时分,黑子慢悠悠地转醒,躺在床上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然后缩回被子里继续睡。
小别胜新婚,所以昨天的夜间运动稍微剧烈了点,以至于他现在完全不想也没力气起床。
腰部猝不及防地被一双有力的手臂环住,黑子一怔,半转过身,正好撞进一堆清明的异色瞳。
“征,征君…”
“当然是我了,”赤司有些好笑地说,吻了吻黑子还显得红肿的嘴唇,“哲也难道还想和别的男人上床吗?”
“当然不是!”黑子急切地开口,导致沙哑的嗓音完全暴露,然后立刻红了脸。
赤司笑着将黑子的身子转过来,整个人抱在怀里,毫不费力。
黑子伸手回抱。
“我还以为征君离开了。”黑子小动物一般缩在赤司怀里的动作加上带着委屈的音调着实让赤司心头一疼。
回应黑子的,是随后赤司更大力的拥抱。
“哲也,我不会离开你的。”
对不起。
“我会一直陪着你。”
对不起。
“不要担心。”
对不起。
黑子的蓝眸温润,浅浅地笑开,柔和的像是夏日里的云朵,饱满而柔软。
“嗯。”


等到赤司和黑子耳鬓厮磨够了终于起床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两人叫了外卖解决了午饭。在赤司换衣服的期间黑子拿起昨天没看完的书继续看。
“哲也,去换衣服。”赤司抽走黑子手中的书,夹上书签放在一边。
“诶?”黑子疑惑地看了眼被抽走的书然后看着赤司。
“今天我们去约会,有想要带你去的地方。”赤司温柔地吻了吻黑子的额头。
“好。”黑子旋起笑容,走进了换衣间。
黑子进去后赤司就褪去了满脸的温柔,伸手拿起床头的台历,往后翻了两页,目光注视着其中被用红色记号笔圈起来打上醒目几好的日子的旁边几个隽秀端正的小字。
——征君生日
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或者说想验证什么,赤司一下子将台历翻到最前面,上面除了几个截稿日期以外再无其他标志。
不知是怎样的笑容,赤司笑了。
明明连自己的生日都不在意却对我的生日格外上心,那么明显的标记是为了让自己不忘记吗?
怎么可能啊,他从来就没有忘记过我的生日啊,无论是现在或者当初。
还真是被深深爱着啊。
“征君?”换好衣服的黑子出声轻声呼唤着赤司。
赤司将台历翻回原来的页面放回床头。
“在看什么呢?”黑子刚想往那边看去就被赤司挡住了视线,“征君?”
“哲也果然很适合蓝色。”赤司看着黑子里面一条蓝白横条纹的毛衣外面穿着一件纯白的兜帽外套,下身一条白色的长裤,本就干净的青年被衬得更加不染尘埃。
“不过…”赤司拖长了音,从抽屉里拿出一块薄薄的围巾为黑子围上,“我对哲也的爱意还是遮一下比较好哦。”
黑子看着赤司的动作马上明白过来赤司话中的隐晦含义,白皙的脸蛋浮上丝丝缕缕的红晕,闷闷地说了句:“征君坏心眼。”
“是是是,只对哲也一个人坏心眼哦。”赤司宠溺地回答,和黑子一起往外走去。
咔哒。
大门被打开,从室外照进来的光纤吧没有早晨的明亮,是糅杂着金与橘的颜色,打在赤司的赤发上,从发顶到发梢都抹上了一层温柔。
赤司背着光向黑子伸出手,俊美的五官在阳光的晕染下美好地像童话里的白马王子。
啊啊,足够了。
能够像现在一样和征君在一起他就足够了。无论将发生什么,他都不会有遗憾了。
但是啊,神明在上,原谅他的贪婪自私,毕竟人类都是这样的生物啊。
如果可以,请让他和征君能够在一起的日子再多几天。
只是几天就好。
“走吧。”
“嗯。”
拜托了。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