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这里真·帅气的熊猫欧尼desu
@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赤黑,黄叶,业渚,丐明丐,苍丐♡
高三汪
基三
脑子里有天坑
年更成就爱好者
失踪人口
没有下一章系列

【赤黑/HE】心死百日

3.那是他的世界开始分崩离析的声音


赤司驱车带着黑子来到郊外的一座山的山脚下。
“征君,这里是…?”黑子打开车门下了车,看着面前长长的看不到头的台阶。
“要爬山哦,哲也。”赤司说着从后备箱拿出一个深色的登山包背在背上,牵过黑子的手,“走吧。”
“嗯。”
两人一道顺着台阶往山上走去,台阶两旁的树木葱郁,时不时窜出一两只野兔或者松鼠,转着圆圆的小眼睛看了赤司和黑子一会儿又窜回灌木中去了。
黑子温柔地笑了笑。
而走在前面的赤司微微偏过头用余光看到了这一幕,眼中的感情复杂难以读懂,随后又转回去看着前方的台阶。
两人本就都是安静的人,但这么多年相处下来就算是不说话也不会觉得尴尬。走了好一会儿赤司忽然放开黑子的手,开口道:“哲也,把包里的手电拿出来,天暗了。”
“好。”黑子拉开背包的拉链找出手电打开了开关递给赤司然后把背包的拉链拉好。
“啊,”赤司接过手电四处照了照,“哲也,看看包里有没有备用电池。”
黑子又拉开包一阵翻找,然后对赤司说:“没有备用电池了。”
“那就算了吧。”赤司晃了晃手电,继续往前走,“虽然暗了点不过还是能勉强看清的,走吧。”
“嗯。”
赤司这次并没有牵着黑子的手。黑子停顿了下步子跟上去,紧跟赤司的脚步,一边注意脚下一边努力不让赤司发现自己的不对劲。
黑子有很严重的夜盲症,到了晚上不开灯就是个瞎子,现在就算有手电但是光线这么弱也难以看得很清楚,加上他对这里完全陌生,只有听着赤司的脚步声和依靠微弱的光亮前进。
要不要和征君说呢?
……果然还是算了吧,我又不是女孩子,就算有夜盲症在晚上走路的时候没人牵着也没关系。
但是…
黑子回头看了看,一片漆黑。
虽然看不到,但是走了这么久,应该很高了吧。
如果从这里不小心摔下去的话绝对会死的吧。
“哲也。”赤司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了黑子,黑子脚下一个不稳就往后倒去。

糟糕!
还好赤司反应快,一个跨步一伸手揽住黑子的腰防止他掉下去。
黑子心有余悸地站好,抓住赤司胳膊的手还在轻微地颤抖。
“谢谢征君。”
“不用,”赤司将黑子搂进怀里,“哲也你快吓死我了。”
“抱歉征君…”
“没事就好。”赤司放开了黑子,拿着手电往前面晃了晃,“我们到了哦,哲也。”
面前是一片空地,树木环绕,正对着月亮。
月光洒在地上,明暗了坎坷,黑子轻笑着走完最后几阶台阶。
有了月光的话就能看清一点了。
赤司看着黑子欣喜的样子,目光微垂,随后恢复原样,走到黑子身边放下背包,从里面拿出帐篷,“哲也,今天我们就在这里过夜吧。”
黑子转过来看到赤司手里的帐篷,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然后走过去帮着搭帐篷。
黑子没搭过帐篷,手生得很,所以就是赤司说什么他做什么。由于正被手里长短不一的支杆弄得手足无措就暂时把对于赤司这么熟练的疑惑压下去。
不过话说回来,他本来就是这样的吧。
无论做什么都不会出错。
呼——
黑子抹去额头上沁出的一层薄汗。
没想到搭帐篷也这么累。
刚搭好的帐篷一阵骚动,拉链被由上至下拉开,赤司在帐篷里对黑子说:“哲也,快进来,外面凉。”
“好。”黑子说着弯下身子钻进了帐篷。
帐篷里并排放着两只睡袋,赤司走到靠外的那边开始解领带。
“早点睡吧,哲也。”
“嗯。”黑子点了点头走到里面。
很快两人就躺在各自的睡袋里,赤司闭着眼睛,黑子睁着眼睛。黑子扭头看了一眼赤司,轻轻掩去失落,转回去闭上了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黑子平静有序的呼吸声传进夜色,也传进赤司的耳中,一赤一金的双眸在黑夜里亮得刺眼。
赤司看了黑子一眼,放在睡袋里的手按下手机键,几秒后一阵酥麻的震动,屏幕上显示着“已发送”的字样。赤司小心地将手机从睡袋里拿出来放在边上,然后侧过身子注视着黑子的睡颜。
这个人从国中开始就喜欢他,后来去了不同的高中也是,再后来他去上了大学而他却回到本家接受了继承人教育。
本以为只要时间长了那人就会放弃,结果在他大二时再见面时,却发现他依旧喜欢着他。
说一点感动也没有是假的,尽管其实深知那个人不是轻易就会放弃的人,连对篮球都是如此,更何况对人。
当时看着他充满期待的蓝色眸子,他鬼使神差就答应了,后来就一发不可收拾,交往,约会,上床甚至结婚。
他想他并不喜欢他,但是每次看到他失望的眼睛就忍不住心软。
或许…
他也是有一点点的…
嗡嗡——
手机的震动打断了赤司的思绪,他伸手拿过手机。
真快。
赤司看着黑子,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抱歉,哲也。
手指轻轻一划,接通了电话。


黑子是被说话声吵醒的,他以前的睡眠一直很好,可自从赤司时常不归家起,他睡得越来越浅,单反有一点响动就能吵醒他。
“公司有事?……嗯……”
征君果然很忙啊,都这么晚了。
“文件放我办公室,明天我会去看……”
“我不在家……嗯,在外面……和谁一起?……”
听到这句话的黑子心下咯噔一声。
害怕,期待,猜测,不安,种种心情混杂在一起。
好想知道征君会怎么说。
会说他是谁呢?
伴侣?绝对不可能。
恋人?也不可能。
…朋友?有可能。
许久没有听到赤司的回答的黑子心沉了沉。
…或许更糟?
“…只是以前认识的人而已……”
……
那一刻,黑子清晰地听到了些微的破碎声,从他的身体深处传出来。
是什么呢?
“好,我马上过去。”赤司挂断了电话,一阵衣服布料的窸窸窣窣的声音,接着是书写的声音,然后是帐篷拉链拉开的声音,继而传来一阵脚步声,最后一片寂静。
黑子缓缓睁开了眼睛。
海洋一般的双眼无神,而后渐渐蒙上一层雾气,再渐渐湿润,陈杂的情感在海水里沉浮酝酿,最后归于死寂。
白皙的手臂横着遮住眼睛。
那个声音是什么呢?
那么清晰深刻,带着无法抑制的疼痛席卷而来。
啊啊,是了。
那是他的世界开始分崩离析的声音。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