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这里真·帅气的熊猫欧尼desu
@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赤黑,黄叶,业渚,丐明丐,苍丐♡
高三汪
基三
脑子里有天坑
年更成就爱好者
失踪人口
没有下一章系列

【赤黑/HE】心死百日

5.该落幕了


 沙—
 一个衣着奢华的女人坐在黑子对面,从手包里拿出一张支票和一支笔放在他们中间的茶几上,左手按着支票和笔慢慢推向黑子,云淡风轻地说:“填一个你想要的数字,填完你就可以离开征十郎了。”
 黑子看了看支票和笔又看了看坐在对面的女人顿时明白了一切,伸手把支票和笔重新推回女人面前,说:“我不是为了钱。”
 啪——
 黑子的话音刚落,对方就扬起手朝着黑子的脸毫不留情地挥了下去,响声清脆,接着就是她厉声言辞的质问:“那你想要什么?”
 “不会还真以为征十郎会和你永远在一起吧?”
 “少做梦了,征十郎和我明年就要结婚了,你还在期望什么?”
 “梦该醒了,填个喜欢的数字拿钱走人对你我都好。”
 “支票我放这儿了,你填好了打给我管家就行。”对方边说边拿出一张纸写了一串数字放在支票旁边,然后起身,“那么我告辞了。”
 她在离开前还扔下了一句话。
 “就当是为了征十郎。”
 随后门被用力关上。
 彭——
 眼睛忽地睁开,黑子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等稳定下来了后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于是松了口气,擦了擦头上的汗。
 原来是梦啊。
 黑子撑着床慢慢坐起来,眼中饱含苦涩。
 不过这样的情景再过不久也会出现了吧,最多就是换个方式而已。
 大概是听到了黑子的动静于是门外走廊上响起了脚步声,黑子本以为是赤司,满心欢喜的同时仔细一听却发现这个脚步声不是赤司的,于是满心欢喜被浇灭。
 打开门进来的是绿间,他看到黑子坐着后皱起眉走过去让他躺下,并且紧了紧被子换了只新的冰袋。
 “麻烦你了,绿间君。”黑子的声音沙哑,“是征君让绿间君来的吗?”
 黑子自己都不知道他多么希望绿间回答不是,至少这样只是赤司不知道而已,并不是不愿回来。
 “…嗯。”绿间回答后看到黑子脸上明显的失望难过以及强装的平静,绿间抿了抿唇想了想还是补上一句,“赤司他今天有个项目需要他亲自监督,所以就拜托我来了。”
 黑子很清楚自己的这位好友,傲娇成性但关键时刻却意外地很会安慰人,其实说白了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老好人。黑子轻轻扯开一个微笑说:“没关系的,我知道的。”
 黑子视线往床头一扫,不出意外地看到了自己的手机,但他没有立刻拿起来而是笑着对绿间说:”麻烦绿间君了,我已经没事了,所以绿间君可以回去休息了,谢谢你。“
 绿间怎么可能没有看到黑子的小动作,他也没说穿,只是稍微叮嘱了几句就离开了。
 等绿间离开后黑子才伸手拿过手机,指尖滑动,可是没一会儿就暗下了神情来,天空色的双眸暗沉,将手机放到一边,整个人缩回被子里。
 刚才果然是打给征君了啊。
 我都知道的,知道他一直很忙。
 所以只是发烧这么点小事其实也不用特地地让他抽空回来了。
 但是啊,电话也好,短信也好,一个都没有。
 就真的忙到这个地步么?真的连哪怕是一句最简单的”还好么“都没时间发么?
 黑子攥着被子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心脏像是被人用尖锐的石头一下下砸着,尖锐而漫长的疼痛席卷了他的身子。
 征君他,当初为什么要答应和我交往呢。
 抱着这样疑问的黑子换好了衣服不顾自己还在生病就出了门。
 去找征君。
 一定要去。
 他想他一定是发烧的缘故才会忘记打车而是在马路边等红灯,黑子的视线扫过身边的人群,然后定格在一抹挑眼的红色上,黑子一惊刚想上前就看到那一抹熟悉的红色旁边还站着一位黑头发的女人,有些慌乱地借着人群和自身薄弱的存在感隐匿了身形。
 他看到两人如普通情侣般挽着手,有说有笑地在等红灯。
 黑子想起很久以前赤司就不是个喜欢等待的主,所以每次约会都是他提前半个小时到达约定地点,然后捧着香草奶昔回复赤司来了后的来晚了一句没关系我也刚到。
 当然赤司永远不会知道黑子是不会把喝完的香草奶昔杯放在桌上的。
 而红灯向来是赤司最无法忍受的,他稍微有些洁癖,如果要让他和一群陌生人站在一起等红灯的话还不如去死。所以他们每次出门如果不开车选择步行的话,赤司一般都会挑没有红绿灯的路或者遇到红灯直接改变方向。
 原来,征君也变得可以等红灯了啊。
 黑子垂了垂眼帘,掩去眼中的酸涩。
 即使那个人不是我。
 绿灯,那两人随着人流走过马路,而黑子还站在原地,他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忽然觉得自己想问的一切都没有意义了,因为都已给出答案了。
 [征君,你爱……过我吗?]
 [爱过。]
 黑子朝着那两人的方向微微欠身。
 [啊,足够了,谢谢你,征君。]
 然后深深地望了一眼,浅浅笑开。
 [打扰你这么久,真的很抱歉。]
 转身。
 [祝你幸福。]
 离去。
 [再见。]
 没于人海。
 尽管自始至终只有一个人在心里说话,尽管这是他自欺妄想欺人,尽管这是一场他一个人的独角戏。
 但是,只要一会儿就好,让他再睡一会儿不要这么快醒来。
 让他再做一会儿这场以为自己等了这么多年征君会爱上自己,自以为征君答应自己是因为他也爱我,自以为能和征君有未来的,白日梦。
 还真的是,别做梦了,梦该醒了。
 独角戏也是时候,该落幕了。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