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这里真·帅气的熊猫欧尼desu
@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赤黑,黄叶,业渚,丐明丐,苍丐♡
高三汪
基三
脑子里有天坑
年更成就爱好者
失踪人口
没有下一章系列

赤黑/填充人偶

○病赤司
○短完
○以上。

 

 

 昏暗的房间里唯一的光源便是摆放在中央的一盏落地灯,落地灯的旁边是一张单人沙发,沙发上坐着一位蓝发的少年,少年的身子看起来十分无力,柔软地完全依靠着沙发,橘黄的暖光笼罩着面目清秀神色安静的少年,为少年镀上丝丝温度。


 “真是残忍啊,制成标本什么的。”黑子哲也翻了翻刚才取书时不小心一起抽出来的一本《动植物标本百科全书》,这么说着又把书合上似乎是不想再多看一眼,重新放回了书架,转身朝其他的书架走去。
 而就在黑子离开不久后,他原本所站的地方出现了另外一个人,有着一头赤发的少年抽出了一本书,随意地翻了翻,微眯的眼睛朝着黑子离开的方向凝聚起诡谲,随后他就拿着那本书走了。
 被抽掉了一本书的那层书架空出了一格,理所当然却又无可奈何。
 旁边的书靠下来靠在另一本书上发出的轻响就像是一声叹息,而后迅速消弭。


 是异常。
 拿着书去登记的赤司征十郎这么想着。他把借书证和书一起交给了图书管理员,那个女生接过之后有一瞬间的呆愣,不过在赤司锐利的目光下她迅速地压下了心头的慌张,办好后立刻把东西还给赤司,赤司接过,离开。
 女生小心翼翼地看着赤司出去才松了一口气,看了眼电脑上显示的刚才赤司借得书,不禁浑身一抖,然后关掉页面。
 真是奇怪的人。


 噼—噼啪—
 噼啪—
 坐在沙发上的少年的身子似乎歪了点,头斜斜地靠在沙发上,蓝发倾斜下来盖住了苍白的肤色,发尾触碰到鲜红的嘴唇。
 啪。
 灯光消失,房间陷入一片黑暗,不见天日的黑暗。
 黑暗能掩盖一切。
 罪恶,肮脏,欲望。


 “哲也。”赤司随意地拉开黑子面前的位置坐下,边说边伸出手盖在黑子桌上的小说上,强迫他他抬起头看着他。
 黑子熟知这个人的脾性,最好不要做违背他意愿的事情,虽然他真的这么做过。黑子叹气,无奈道:“赤司君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只是…”赤司停止不语,沉默地盯着黑子的眼睛看,嘴张了张又紧紧闭上,像是很困恼但又不知怎么开口的样子。
 真是难得。
 这个人竟然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黑子无心再思考怎样能让赤司拿开手他好继续看小说,现在他的心思完全被赤司没说的话引去,身子都不自觉地微微前倾。
 “今天我家没人,虽然其他没问题,但是晚饭的事情……”赤司说着又停下,不过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已经很明了了,黑子听了有点愣神,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笑出了声,他边对赤司说着抱歉边用手捂着嘴。
 没想到赤司君也会有不擅长的事情啊。
 黑子看着赤司微垂的头,有些愧疚地止住了笑,他匆忙地说:“如果赤司君不介意的话,就去我家吧?”
 赤司垂下的刘海遮住他眼睛里的一片晦暗,掺杂着狠戾,他收敛了神色,又抬起头,笑道:“…麻烦了。”


 “妈妈,不可以挑食。”
 “诶?!小哲好严厉……”
 “是哦,妈妈不可以挑食,要给小哲做个好榜样。”
 “连爸爸也……”
 “小哲也不可以挑食。”
 “……”
 那一晚,赤司在黑子家吃了他生平最温暖最有家的味道的一顿晚饭,他看着黑子和家人在一起时脸上淡淡的充满幸福的表情,不得不说有那么一瞬间,他动摇了。
 没有平日在学校里那样待人过于彬彬有礼而显得有距离感,在家里的黑子就像是个清秀的邻家大男孩,阳光体贴。
 但是在看到黑子难得的笑容之后,赤司仅仅是捏紧了手里的筷子,几近拦腰折断。
 哲也的笑是我的。
 哲也只能对我这么笑。
 其他人谁都不可以。
 就算是父母又怎样。
 哲也是我的。
 我一个人的。


 心中急剧膨胀的占有欲迅速吞噬了整颗心脏,比墨浓稠的黑色一点点浸染着为数不多的纯白。
 直至墨色笼罩一切。
 他等不了了。


 “哲也。”这么呼唤着,没给黑子反应的时间赤司就拉着他的手离开教室一路上了天台,天台的门被赤司反手锁上,黑子茫然地看着赤司,“赤司君?”
 赤司没有说话,赤金异瞳紧盯着黑子,像是锁定猎物的猎豹,被他盯上就注定无处可逃。
 被这么看着的黑子浑身一怔,身子定在原地动弹不得,脚沉重的很,连踏出一步都是艰难。
 赤司一步步走近黑子,拽过他的手腕往自己那边一扯就把黑子整个人搂在怀里,他接下来的动作令黑子惊愕地瞪大了眼睛。
 嘴唇上传来的陌生温度伴随着软滑的长舌,很快就夺去了黑子的心神,在赤司的技巧下完全丧失了主导权的黑子不甘却无奈地软在赤司怀里,等到赤司尽兴了之后已经是三分钟后的事情了。
 在此期间赤司很满意黑子的顺从,他轻拍着黑子的背帮助他顺气,褪去了平日的凛冽的眉目连语气也温柔了起来:“哲也……”
 “——赤司君这么做我会很困扰。”
 “我不是女孩子,练习吻技什么的请不要来找我。”
 “我把赤司君当做好友。”
 我要得不是好友。
 赤司的脸瞬间阴沉下来,异色瞳跳跃着隐忍,如果说在此之前赤司都还能保持着最后仅存的一点理智的话,那么黑子在说完话之后推开他的那个动作则是完完全全毁掉了他的所有理智。
 你逃不掉的。
 你是我的。
 那天的太阳很大,阳光很灿烂,世间的一切黑暗在它面前都悟出遁形,毫不留情地被暴露在阳光下,烧灼出难闻的焦味,地上的液体被晒干,接连着落下的液体也在落到地上后的几秒内被晒干,蒸腾出淡淡的腥味。
 他的天空战栗、慌张、痛苦。
 他的火焰妖异、疯狂、病态。


 疯子。


 啪。
 赤司伸出手摁亮房间的灯,一身得体的西装彰示了他的年轻有为,本来还一脸倦色的赤司在看到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的蓝发少年时瞬间换上了一副温柔,他走过去轻吻少年紧闭的双眼,柔声道:“抱歉啊哲也,我今天回来晚了。”
 赤司抱起少年将他置于腿上,皱着眉却是满满地宠溺道:“哲也今天又没有好好吃饭?太轻了。”
 “嘛算了,哲也喜欢就好。”
 赤司虔诚地亲吻少年的红唇,就像信徒仰望着自己的神明那般不容玷污,
 “我今天也是一样,比昨天更加地爱着哲也哦。”


 在某个积满灰尘的角落里立着一只垃圾桶,透过蒙住表面的灰尘能够看到一堆被粗暴地撕碎的报纸,但是从报纸的裂痕来看就知道当初撕碎它的人是多么的漫不经心以至于只草草地撕成了几大块就丢进了垃圾桶里。
 也正是因此,很简单地就能拼凑出原来的内容来。


 “我爱哲也,比任何人都爱着哲也,所以我怎么舍得把哲也制成冰冷的标本。”


 《X市XX高中失踪一名男生,至今生死不明》
 [……据报案者描述说天台有明显的血迹,男生疑似死亡。]
 《失踪男生的家中无故失火》
 [……失踪男生的父母被反锁在房间中,无一生还。]
 [疑似人为谋杀。]


 “啊啦,我真是疏忽了,竟然忘记帮哲也换棉花了,抱歉啊哲也。”

——END——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