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这里真·帅气的熊猫欧尼desu
@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赤黑,黄叶,业渚,丐明丐,苍丐♡
高三汪
基三
脑子里有天坑
年更成就爱好者
失踪人口
没有下一章系列

赤黑/饲猫 5

<别人的东西不能乱碰这句话不是骗小孩的!>


 大陆,海洋,森林,天空,共同组成了这个世界,都说人类是世界的主人,但是人类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也不过寥寥。
 大陆的深层可能埋藏着鬼怪,海洋里可能生存着巨妖,森林里可能生活着独角兽,天空之上可能建筑了城池。
 正所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那些信奉所谓可惜的人向来不屑于这些空想奇谈,但是这些空想奇谈却被各路笔者写在纸上,蹦跳出灵动的色彩。
 不过,既然能写出这些来,谁又能说真的没有幸运儿见过呢?
 赤司征十郎想必就是那个其中之一的幸运儿。
 一天之内目睹了从猫到猫人到人再到猫人的超自然现象,从最初的呆愣到现在的淡定,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黑子的蓝发上冒出一对白色的猫耳,耳朵里带着丝丝缕缕象征着幼猫的粉色绒毛,很是可爱,尾椎骨的地方长出一根白色的尾巴,一摇一摇的,只不过貌似不小心蹭到赤司身上的某个不见天日的地方……
 赤司无视体内被黑子不小心点燃的火,看到黑子突然的变化皱了皱眉,就算现在抱着黑子冲去更衣室也可能会被看到,被奇迹看到倒是还好,要是被其他人看到没准第二天研究所就要来抓人(猫)了。
 这么片刻的思索之后赤司作出了最终决定。
 赤司脱掉了上衣把黑子的小身子完整地包住,确定没有露出一丝一毫不对劲的地方之后才连黑子带衣服一起抱着走向更衣室。
 ……
 ……
 ……
 桥豆麻袋!∑(っ °Д °;)っ我们的队长怎么了!这是闹什么?!真人脱衣秀之高中篮球部版?!
 一馆的各位感觉到了来自大世界的森森恶意…
 当然赤司很显然是无视了一馆里各种惊恐疑惑的目光以及刚好从一馆门口路过看到这一幕而脸蛋通红的几个女生。
 而至于那几个女生后来组团壮胆去一馆给赤司告白结果被黑子看到后引发的一场糟糕的吃醋  play的事情就是后话了www
 赤司的身高不高但是身材很好,精壮却不过分的肌肉和劲瘦的腰,一看就是平日勤于训练的成果。
 被赤司裹在衣服里只留了个出气的地方的黑子乖巧地窝在赤司的怀里,鼻尖萦绕着赤司衣服上淡淡的香味,不是香水的味道,而是浑然天成的独属于赤司的香味,浅淡而沉稳。虽然糅杂着些微汗味但也造不成任何负面影响就是了,不过好像这样更添几分男人味?
 赤司反手锁上更衣室的门以防好奇心过重的篮(熊)球(孩)员(子)进来看到黑子现在的样子。赤司把衣服从黑子身上拿下来,把黑子放在长椅上,把衣服重新穿上,从衣柜的书包里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走到黑子旁边摸了摸黑子的头发说:“哲也,你先在这里等我一下,乖。”
 黑子点点头,赤司亲了亲黑子的脸颊然后开门出去了。


 白猫→猫人→幼童→猫人
 赤司拿着记录板但是心思完全不在部员的训练上,而是细细思考着黑子不断变化的原因。
 香草奶昔,香草泡芙,香草蛋糕,香草美味棒。
 ……
 啊啊,是这样啊。
 赤司勾唇一笑,向全员下达了绕学校操场跑五圈然后自行解散的命令后看着所有人出去了才回到更衣室。
 不久之后赤司换好了校服抱着又被他用衣服裹起来的黑子离开了学校。
 抱着黑子坐在车后座的赤司思索着等会儿回家要怎么解释,如果是幼童或者猫咪都好办,唯独现在这个模样有点头痛啊。
 赤司眼睛往自己怀里一瞟,看到被裹在衣服里的黑子正闭着眼睛似乎是睡着了,不由轻轻笑了笑,隔着衣服摸了摸黑子的头发。


 没过多久就到了赤司家门前,赤司打开车门下车,司机刚为他关上门管家就从里面走出来走到赤司身边说:“少爷,欢迎回来。”
 “嗯,我回来了。”赤司应了一声,步履平稳地往赤司家宅院走去,管家跟在旁边说,“少爷,先生和夫人去出差了,为期三个月。”
 听到这个消息的赤司步子稍微顿了顿,然后恢复了步调继续走着:“我知道了。”
 “是。”
 赤司虽然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但心里可以说是十分愉悦的,刚刚直到下车还在思考要怎么样介绍黑子并把黑子留下,现在就接到父母去出差的消息,真是再好不过了。
 赤司遣退了管家后径直去往自己的房间,赤司把黑子从衣服里抱出来放在床上,拉过被子轻轻盖在他身上,看了看房间里的自动温控设施确定温度刚好能够让黑子睡得安稳后才拿着浴袍走向浴室。
 赤司家是日本源远流长的大家族大财阀,他旗下的企业遍布各行各业,并在各行各业都是领头者一般的存在。
 赤司征十郎是赤司家的下一任接班人,小小年纪就展露出了不少令人艳羡的锋芒,睿智的头脑,果决的手腕,绅士的风度。
 所以理所当然的赤司宅里除了家主的屋子便只有赤司征十郎的屋子的设施最为高档讲究,当然其他屋子也是极为细致。
 独立卫浴,衣帽间,kingsize床,自动温控设施,私人书房,采光极佳的阳台。
 而赤司少爷又是个要求细节也要完美的人,于是房间里的隔音设施也做得非常好。
 当然这么好的隔音设施就导致了在于是洗澡的赤司并不知道躺在床上的黑子在一声熟悉的彭之后变成了一只全身雪白的幼猫接着不久之后就进来了一个人。


 佐佐木侑站在赤司的房间门口,一身黑白的女仆装明显被主人有意地改短了,露出穿着白色蕾丝长袜的美腿,身材前凸后翘,脸蛋算得上漂亮。怎么看都是一个令人眼前一亮的美女。
 但是正所谓上帝是公平的,佐佐木侑出身贫寒,迫不得已才来赤司家做女仆,虽然才来了不久但是她的纤纤十指已经受不了各种粗活脏活了,而她本人似乎也受不了了。
 所以佐佐木侑打上了曾经看见过一面的赤司征十郎的主意。
 不过与其说是打主意不如说是佐佐木侑喜欢上了赤司征十郎。
 样貌,家室,礼仪,头脑。
 这些理由足够一个出身贫寒却模样姣好并且渴望过上上流社会生活的女生动心了。
 佐佐木侑特地选了赤司家家主和夫人出差的日子改短了自己的裙子,然后等赤司回来后找时间进去。
 我这么漂亮,他没理由拒绝我的。


 当然,有句老话就天有不测风云。


 抱着这样的想法的佐佐木侑打开门进了赤司的房间,听到细微的水流声后脸上浮现一层浅浅的红晕,她深吸一口气走到赤司的床边,然后坐。了。下。去。
 接着只听得佐佐木侑的一声惊叫然后整个人从床上跳起来。
 “什,什么东西!”佐佐木侑捂着裙子惊恐地看着床上那一小团刚才被她无视了的鼓起的被子。
 被子鼓起的地方动弹了一下,佐佐木侑惊得后退了一步,接着又壮起胆子上前掀开被子。
 猫。
 小猫。
 小奶猫。
 纯白的小奶猫。
 佐佐木侑压下心头对萌物的喜爱后同手指捏着黑子小猫的后颈把他提了起来。
 很显然佐佐木侑一定没有好好听从长辈的教导,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塞牙缝。
 就在她提起黑子小猫的时候赤司打开门从浴室里出来了。
 佐佐木侑看到赤司出来,一呆,然后脸颊通红,手上的劲道也松了,眼看着黑子小猫就要掉下去,赤司一个箭步上前接住了往下掉落的小。黑子小猫因为受到了惊吓,全身的毛都炸起来了,俗称炸毛。
 黑子的小身子还在轻微地颤抖。
 赤司把小猫抱在怀里,心疼地轻轻用手帮黑子顺毛,赤司看也不看佐佐木侑一眼,仿佛她不存在一般。
 佐佐木侑抓了抓自己的裙子,甜着嗓子开口道:“征十郎少爷……”
 佐佐木侑剩下的还没说出的话语被突然擦过脸颊的剪刀带走,狠狠地钉在她身后不远处的门板上,入木三分。
 赤司的左手抱着小猫,右手还维持着掷出剪刀的动作,他不顾佐佐木侑被吓得煞白的脸和脸上从伤口中渗出的血液,就着掷出剪刀的动作用手指指着门口,薄唇扯动:“滚。”
 佐佐木侑捂着自己受伤的脸颊,恶狠狠地瞪着赤司,脸上充满着女生对自己的脸蛋的重视和对始作俑者的愤怒:“赤司征十郎!你竟然这么对我!我要去……”
 “——去怎样?去告诉我父母还是我管家?”赤司不顾自己的礼节打断了她的话,寒气四溢,“你以为你是谁?虽然对一切女性都要保持绅士是贵族的风度,但是你太傲慢了。”
 “擅自闯入我的房间,擅自抓住我的猫咪,擅自称呼我的名字,最后还敢来质问我。”
 “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跟我说话。”
 话音落下,赤司站在佐佐木侑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因为害怕而身子颤抖眼睛盈着泪水的佐佐木侑,勾唇冷笑:“滚。”
 佐佐木侑这一次什么也没有说,连忙掉头往外跑,转身的时候不小心趔趄了一下但她还是直冲出了赤司的房间,不敢多停留一秒。
 这个几分钟前还是她心心念念的如同天堂一般的地方几分钟后的现在就变成了恐怖的地狱,住着恶鬼的地狱。
 恶魔!
 那是佐佐木侑身为赤司家的女仆的最后几分钟的唯一想法,随后她就被管家以[少爷的命令]为由辞退了。


 而这厢的赤司吩咐厨师做了一杯香草奶昔后放下了手机,抱着黑子坐到床上,怀里的小家伙在赤司细心温柔地安抚下已经稳定下来了,然后就缩成了一团白毛在赤司怀里睡着了。
 抱歉,哲也。
 赤司扯过被子盖在他和黑子的身上,以不打扰黑子睡觉为前提拿出了一本书翻看着。
 因为赤司抱着黑子不方便走动,所以厨师就端着香草奶昔走了进去,以至于厨师在看到表情柔和地抱着一只很白很小的猫咪的赤司的时候,森森地怀疑了一下自己的世界观。
 到底是这个世界出了问题还是我出了问题。
 到底是庄周做梦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做梦变成了庄周。
 厨师先生45°忧伤望天。
 ……
 ……
 ……
 其实怎么想都只是无良作者深井冰发作了而已www

——TBC——
   其实有教主这样的少爷,也不怪女仆会春心荡漾的【笑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