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这里真·帅气的熊猫欧尼desu
@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赤黑,黄叶,业渚,丐明丐,苍丐♡
高三汪
基三
脑子里有天坑
年更成就爱好者
失踪人口
没有下一章系列

赤黑/饲猫 10

<不要教小孩子糟糕的东西啊!>


 …长大了。
 这是赤司征十郎醒来后习惯性地往自己怀里看去的时候想到的。
 赤司用额头抵着黑子的额头,确定了已经退烧了才安下心来思考这个状况。
 难道是处于生长期么?
 教主不愧学神,学水献上膝盖【跪
 赤司想了会儿觉得也只有这个可能了就不再想了,拿出一套之前特地买的较大的衣服帮黑子换上。在褪下黑子的衣服的时候看到身上有几道被衣服勒红的印子时心疼地轻轻揉了揉再把新睡衣换上,掖了掖被走向门口。
 绿间留下的那张纸条理所当然地被赤司看到了,赤司弯腰捡起
 ——我们先回去了,粥和小菜在厨房,粥先热一下再吃。
 就算没有署名,赤司也知道是谁留得。
 还真是可靠啊。
 赤司笑着把纸条收进口袋,走出了房间。
 谢谢。


 黑子醒来的时候赤司正倚在床边看书,看到他醒了之后放下手中的书,按着他的头引向他,额头相抵,赤司放心地笑了笑说:“嗯,没事了。”
 赤司离开一点,端起床头柜上的小碗说:“哲也,来,先喝点粥。”
 赤司舀起一勺白粥,轻轻吹了吹,自己先抿了一口才送到黑子嘴边:“哲也,啊—”
 “啊—”黑子张开嘴,赤司把白粥送进去,手肘微微弯曲就顺利地把白粥尽数送进黑子口中,再轻轻抽出勺子,抽出纸巾帮黑子擦了擦嘴:“哲也,还要吗?”
 黑子点头,咽下了口中的白粥,在吃了第二勺之后面对着送过来的第三勺黑子却迟迟没有张嘴,而是盯着赤司说:“征君呢?”
 赤司一愣,笑着说:“我吃过了。”
 黑子眨了眨眼,依旧没有张嘴,静了几秒后伸出手把勺子推向赤司:“征君吃。”
 赤司有些呆滞地看了黑子一下,只觉心头一暖。
 还真的是长大了就懂事了?
 赤司轻轻笑开,吃下了那勺白粥,然后小孩子一样地给黑子看了看空了的勺子,说:“那哲也要乖乖把这碗粥吃完哦。”
 “不要。”黑子即答。
 “哲也?”一向乖巧的黑子突然来得这么一句回答着实让赤司愣了神,舀了粥的勺子也停在半空中。
 黑子爬起来坐到赤司腿上,拉下赤司的手吃掉那勺白粥然后拿过勺子舀了一勺,伸着手臂把勺子递到赤司嘴边,学着赤司刚才的样子说:“征君,啊—”
 啊啊,天使。
 “啊—”赤司也很配合黑子,张开了嘴吃下粥,黑子这才绽开大大的笑容,赤司忽然放下小碗,伸出手环抱住怀里的黑子。
 “征君?”
 “哲也,让我抱一会儿。”
 “这样叫做抱吗?”
 “嗯。”
 “征君喜欢吗?”
 “喜欢。”
 “那哲也也喜欢~”
 “……”
 绝对是天使!
 之后黑子和赤司一人一勺地分掉了那碗粥,当然最后的结果就是赤司楼上楼下来回添了好几次粥。
 等一切都弄好之后天色已浓,赤司看了眼时间然后抱着黑子躺到床上,轻轻拍着黑子的背说:“哲也,该睡觉了。”
 虽说现在时间已晚,但是黑子已经睡了一个下午了,现在格外的清醒,于是揪着赤司的衣服说:“不想睡…”
 “不行哦哲也,病才刚刚好,要好好休息。”赤司平时再怎么宠黑子现在也是态度坚定。
 黑子扁着小嘴,小脸上满满都是委屈,小手死揪着赤司的衣服,脑袋微垂,真是看得人心生不忍。
 赤司无奈地叹气,摸了摸黑子的头发说:“哲也乖乖睡觉,明天带你去游乐园。”
 黑子听了眨巴眨巴眼睛,忽然笑起来说:“好!”
 然后黑子就窝到赤司怀里缩成小小一团,安然地闭上了眼睛。
 见黑子终于肯睡觉了的赤司松了一口气,虽然他也知道睡了一个下午肯定不怎么想睡了,但是大病(?)初愈,充足的睡眠是必要的。
 当然赤司不会说看到黑子那副委屈的小可怜样子他差点就妥协了。
 赤司伸手关掉灯,在黑暗里摸索着把黑子拉了拉高,抱住黑子,低声温柔道:“晚安。”
 夜色四沉,月光柔和,少年静好。


 第二天一早,赤司家门口就聚集了五个人。
 黄濑今天明显就是特地打扮过的,甚至连耳钉都换了一个,整个人都在PIKAPIKA地发光。黄濑双手握拳做少女状(?!):“没想到小赤司竟然开恩发短信来说今天去游乐园,小黑子果然是我的天使!”
 “哲君/哲/黑子/小黑仔才不是你的!”当然他的这句话引来了一众的反驳。
 “大家好过分!”黄濑泪目,接着重燃斗志,“我一定要和小黑子去坐摩天轮!然后就可以……qqqqq”
 面对突然变身痴汉的黄濑,四人默默地走远了些,一副“这货我好丢脸我绝壁不认识他”的表情。
 大概是黄濑的分贝太高或者他的模样一看就知道不怀好意再或者只是他太衰了而已,总之赤司家的门打开之后先是从里面飞了一把剪刀出来,从耳边掠过剪下一小缕碎发,五人微愣,齐齐往门那边看去。
 赤司抱着黑子一脸微笑地走出来,淡定自若地把手中另一把剪刀收起来,对黄濑说:“凉太,合宿训练加一倍。”
 而包括黄濑在内的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赤司和黑子身上,确切地说是他们穿得衣服上。
 ——情侣装。
 安静了几秒后,黄濑立刻就把刚才的事儿忘到脑后了,边飙泪边说:“小赤司好狡猾!竟然和小黑子穿情侣装!我也要和小黑子穿啦!QWQQQ”
 唰—
 剪刀飞出。
 这次另一边的头发被削了,其他四人虽然也很在意赤司和黑子的衣服但是绝对不会像黄濑那样不知死活地往枪口上撞。
 黄濑/小黄/黄濑/小黄仔,我们会记住你的。
 Good luck!
 “凉太,训练再加一倍。”赤司面色阴沉,暗自啧了一声,有点后悔为什么要叫这几个家伙一起出来。
 “是…qwq”黄濑默默泪目。
 赤司亲了亲怀里的黑子,柔声道:“哲也,不可以搭理这样子的变态大叔哦,会被传染的知道吗?”
 “嗯!”黑子点头,然后环着赤司的脖子凑过去在赤司唇上“啵”地亲了一口,笑眯眯地蹭蹭。
 赤司满目柔情地摸了摸黑子的头发。
 两人丧心病狂的秀恩爱举动闪瞎了周围四人的眼…
 桥豆麻袋?四人?!
 啊对,我们每天准时收看并十几年来深信不疑着晨间占卜的绿间真太郎同学已经默默地戴上了今天的幸运物
 ——墨镜菌!
 哦卧槽,我以后也要准时收看晨间占卜…啊,眼睛好疼qwq…
 “晨间占卜的姐姐是拥有何等可怕的智慧…”捂眼流泪的黄濑默默向晨间占卜姐姐献上膝盖。
 就在四人遮着眼睛以免瞎眼绿间一脸得意地站着的时候,赤司和黑子已经结束了秀恩爱举动并且走出去好几步了。
 不过后来赤司明白了一件事…
 ……
 ……
 ……
 什么叫有点后悔!分明就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坐在电车上的六人分外惹眼,无论是身高(?(被剪))还是样貌都吸引了大批目光,更何况后来这个小有名气的平面模特本来就很注目了今天特意打扮了一番更是捉人眼球。
 男生看着桃井,女生看着黄濑赤司绿间青峰紫原,粉红泡泡飘满了整个车厢,而这边被注视着的六人则是紧紧地盯着被赤司抱着学认物的黑子看。
 黑子因为之前是猫的缘故,虽然貌似会说话但是地一些具体的事物叫不出名字,比如花草树木之类的,以及一些感情方面的比如亲吻拥抱sex(划掉)都不清楚。虽然前者在任何一所学校都可以得到很好的教育但是占有欲强烈的赤司自然不愿把自家的宝贝送给别人看管,况且他也不认为黑子离得开他(正解),于是脑子好使的赤司决定亲力亲为地教黑子一切。
 一切该教的和不。该。教。的。
 “天空。”赤司口齿清晰,语速缓慢,指向从车窗里看到的一小方碧蓝的天空。
 “天空~”黑子也学模学样地说。
 “野花。”路边石缝里开出几朵小小的浅蓝色花朵。
 “野花~”
 “笑容。”路过的一堆年轻情侣甜蜜地依偎着,脸上满满都是笑意。
 “笑容~”
 赤司脸上忽然浮起暧昧不清的笑容。
 “后背式。”
 “后背式~”
 ……
 啥?!
 本来听着赤司和黑子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的时候,五人只觉满心平静,可是突如其来的这么一句着实让他们大跌眼镜。
 抬眼齐齐往车窗外看去,两只狗正以一种…咳咳的姿势在路边……咳咳。
 不要以为用咳咳带过去大家就不知道啊!(╯`□′)╯(┻━┻
 就是要这种效果啊!
 ……
 不对,轴回正题。
 赤司你教小孩子这个真的大丈夫?!他才多大啊你就想着这种事情?!大丧失!!!
 还有,黑子你也不要学啊!不要学这种糟糕的东西啊!会坏掉的啊!
 “那个…赤司,这个还是不要教比较好?”绿间有些尴尬地开口。
 “嗯?反正以后都要实践的,哲也早点知道也没坏处。”赤司笑得一脸纯良(并不)
 ……
 不要这么光明正大地说出来好吗!君子坦荡荡也不是你这么个坦荡荡法的啊!好歹维持一下你冷静睿智的高大上形象啊!
 “只可惜现在没有实例来教哲也69式,骑乘式什么的,不过以后我都会亲。自教导哲也就是了。”
 完了!我们的队长完了!没救了!!!
 赤司说着还很温柔地摸了摸黑子的头发,一派无害之色。
 对这些一点都不懂的黑子也只是像往常一样点点头,不过他这个点头在未来的岁月里害得他坐在某无良男人的身上一上一下的时候只有哭着口神口今的份,连求饶的空隙都被剥夺。
 不过那都是后话了www
 而此时的绿间等人在表示了对他们队长是否还有节操这个问题的森森怀疑之后也森森地为黑子的未来捏了一把汗。
 小黑子/哲君/黑子/哲/小黑仔是不是逃走比较好…
 电车靠站,从车窗外映入众人眼帘的看起来十分热闹的游乐园以及黑子明显亮闪闪的眼神打断了所有糟糕的更糟糕的思绪。
 嘛,总之先玩爽了再说。

    ——TBC——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