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这里真·帅气的熊猫欧尼desu
@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赤黑,黄叶,业渚,丐明丐,苍丐♡
高三汪
基三
脑子里有天坑
年更成就爱好者
失踪人口
没有下一章系列

赤黑/饲猫 16

○本章轻微黄黑,雷者慎入_(:з」∠)_
○现在无论写什么都只有一句话:考据党求放过_(:з」∠)_
○奇迹直升帝光高中(?)的设定食用说明没写很抱歉……果然这也应该算是架空?_(:з」∠)_
○写饲猫就是为了写写傻白甜OOC的赤黑所以不要计较那么多【笑←喂
○祝食用愉快w
○以上。


<都把不作死就不会死给我深深记进脑子里去喂>


 “现在这个状况是你们四个明天都不能训练了?”赤司站在门口,看着四个人高马大的家伙依旧呈尸体状东倒西歪了。赤司把黑子拦在身后以免他看到这种糟糕的东西留下童年阴影。
 “赤司……”回应赤司的是从小饱受桃井料理毒害而产生了一定抵抗力的青峰,他努力撑着桌子抬起头看着赤司,本就黑的肤色似乎在料理的荼毒下更黑了,搞不好青峰的肤色就是这么黑的。青峰勉强着继续说,“如果我死了…请你把我家里床底下的小麻衣写真烧给我……谢谢……”
 “藏在这么普通的地方?大辉你爸妈应该已经放弃你了吧。”赤司丝毫没有面对着一个似乎是说出了遗言的家伙的自觉,鄙夷略带惋惜地说着。
 “吐槽这个么!”青峰情绪太激动以至于动作起伏太大于是说完又趴回去吐魂不动了。大概是那一声吼把仅剩的真气用完了。
 “小赤司会藏在哪儿……”显然听到了赤司和青峰的对话的黄濑躺在地上虚弱地说。
 “看完烧掉。”
 “烧掉…等下,小赤司原来你也会看啊…”
 “偶尔而已。我也是正常男生,凉太你当我是什么?”赤司古怪地看着地上毫无平常无论何时都闪闪发光的样子的模特先生。
 “不不不,感觉小赤司根本就是禁欲派…啊,小黑子在吗?死前我还想和小黑子说说话……”
 “黄濑君?”站在赤司身后的黑子听到自己被叫就走了出来。
 “小黑子,小赤司他和小青峰是一派的!都是禽……唔噗!……”黄濑话还没完就被走到他旁边的赤司在肚子上踩了一脚,一声痛呼后再次失去意识。
 黄濑·不作死就不会死·凉太HP归零。
 啊,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嘴里飘出来了。
 赤司走回黑子身边,蹲下身捧着黑子的脸,一脸温柔:“哲也相信我还是凉太?”
 “征君。”即答。
 “乖。”完美地掩盖了事实的赤司亲了亲黑子的嘴唇。
 赤司又朝仰躺在地上的紫原和趴在桌子上的绿间说:“真太郎和敦也醒着吧。”
 绿间动了动手指,紫原伸了伸手臂。
 赤司无奈地叹气,对黑子说:“哲也,你乖乖呆在这里,不要碰桌子上的任何东西,我去拿毯子。”
 黑子点点头,赤司转身出门。
 听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刚被踩了一脚清空血槽的黄濑开始回血,虚弱地开口:“小黑子……”
 声音要多脆弱有多脆弱,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黑子走到黄濑旁边坐下,感觉这样看有点累于是黑子侧躺了下来看着黄濑说:“黄濑君?”
 小黑子身上香香得得好好闻小黑子离我好近小黑子一定是感受到了我的痛苦来安慰我的(不是你叫来的么)我就知道小黑子也是爱我的啊啊啊啊我的小黑子麻吉天使!!!
 黑子一躺下来黄濑就进入了痴汉max状态。
 “黄濑君?”看着黄濑脸上浮现的诡异红晕黑子又呼唤了一声,然后伸出手碰了碰黄濑的额头。
 噢噢噢噢!!!小黑子的手软软的小小的好舒服hshshs!!!
 “小黑子我没事…”黄濑的语气虚弱地跟他异常活(hen)跃(tai)的完全不符,他转脸看着黑子,“小黑子可以亲亲我吗…”
 金色的狐狸眼硬是挤出了几颗眼泪。
 当模特不当演员真是委屈你了啊,黄濑凉太君。
 “亲?”黑子想起赤司告诉他的什么是亲,大概因为这一举动赤司经常做所以黑子也习以为常了于是点点头。黄濑的眼睛亮得刺眼,侧过身子面对着黑子,少女般羞涩(?)地闭上眼。
 黑子挪过去对上黄濑形状姣好的嘴唇,轻轻碰了碰然后离开。
 诶!?
 黄濑惊讶之余莫名感觉浑身一凉,下意识抬眼看去,拿着毯子甚至带了枕头回来的赤司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口。
 !
 “小、小赤司……”黄濑满脸冷汗地缩了缩脖子,倒是黑子听到黄濑这么说转过去然后爬起来小跑向赤司:“征君!”
 赤司腾出一只手摸了摸黑子的头发,黑着脸走到黄濑旁边说:“凉太。”
 “小赤司你要冷静!我也没想到,我只是想让小黑子亲一下我的脸…啊…”慌忙解释的黄濑口不择言之间不小心就暴露了,心虚地不敢去看面前黑气越发严重的赤司。
 “躺好。”赤司开口,黄濑一呆不过身体本能地先顺着赤司的意思躺平了,但还是有些心慌。赤司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子上,继续对黄濑说:“头抬起来一点。”
 黄濑照做,隐约感觉到一个东西塞进了后脑勺下面,头靠下去感觉到一阵柔软,然后身上就被赤司抖开的毯子盖住,厚度适中的毯子刚好合适。
 “看在你惨遭五月料理毒手的份上,这次就算是哲也给你的安慰,不许有下一次。”赤司边给青峰枕上枕头盖上毯子边对黄濑说,“好了,快点睡觉。”
 黄濑躺在地上看不到只能靠听觉分辨赤司的动作,走来走去轻声说话,眼镜搁在桌子上,火锅和碗筷被收拾掉,大概是打开了饮水机,不知道是调了温度还是什么,最后赤司的脚步停下的同时传来说话声。
 “被褥搬到这里弄脏会被老板娘添麻烦,所以将就一下。饮水机我打开了,好点了就倒点热水喝,空调温度调高了别着凉。有什么话什么问题都明天再说,今天好好休息,我关灯了。”赤司难得多话,话音落下的同时灯也啪嗒一声关掉,轻轻关上的门让室内彻底陷入黑暗,门外刻意放轻的脚步声慢慢听不到了。
 黄濑不知道其他人什么感受,总之他觉得鼻子酸酸的,事实上也的确落了点眼泪。
 这就是他们从初中到高中的队长,训练菜单永远让人觉得会死,但却从未因此出过什么事。而训练菜单被队员在和朋友闲聊的时候被无意地抱怨出去,结果赤司暗地里被人冠上了[严格到不近人情的魔鬼]的称呼。这件事传到奇迹的耳朵里的时候青峰暗骂一声扬言要去收拾那些家伙一顿,却被赤司一句话拦下来。
 ——[想禁赛吗?]
 真·篮球笨蛋青峰立刻没声了。赤司见他消停了也就继续说。
 ——[有空关心这种事不如好好训练。好了,休息结束。]
 后来随着全中的接近与训练同步增加的是流言的数量。不过从没见过赤司为此有过哪怕一点点的情绪波动。但是即使如此,奇迹的各位和一军的部分人也清楚赤司的体贴。
 累趴后递过来的毛巾和水,为身体不怎么好却因为比赛临近而撑着没有请假的队员减训,提醒着大家运动完不要立刻坐下,部活结束后一句路上小心。
 慢慢侵入每个人的生活,从一开始的惊讶到日后的习以为常,如春雨般润物细无声,不张扬、不造作。那是每个曾在帝光一军呆过,后来没有和奇迹一样选择直升的篮球运动员在初入高中篮球部时,对于突然没有这一切而都不怎么习惯的事。
 这是赤司征十郎式的温柔。
 黄濑把毯子往上拉了拉,上面有淡淡的洗衣液的清香,在陷入睡梦以前,他听到细微的不知是谁发出的抽鼻子的声音,然后不自觉带着足以温暖微凉夜色的笑容睡去。


 轻微的水渍声在安静的晚上显得格外清晰,紧密相贴的唇瓣里两条红舌恣意缠绵。黑子的小手揪紧赤司胸前的布料,长时间仰着头脖子有点酸,小脸因为呼吸不顺而涨红,天蓝色的眼眸蒙上一层透明的水汽。
 一大一小两张嘴唇分离的时候牵扯出一条银丝,而后被赤司以舌勾进嘴里。赤司满意地看着现下依靠着他满脸潮红的黑子,回味着他们算是第一次的法式热吻。要不是顾虑到哲也的呼吸还能再吻一会儿,不过马马虎虎能打个90分。
 赤司轻抚着坐在他腿间的黑子的后背帮他顺气,之前搂着黑子的手转移到黑子红肿的嘴唇上轻轻摩挲,声音依旧温柔但仔细听能感受到怒意:“凉太让你亲他,哲也为什么亲凉太的嘴?”
 听黄濑说了是他主动要求,虽然是太蠢而不小心暴露但他本只是想让黑子亲一下他的脸结果黑子一上来就亲了嘴,这对黄濑来说可谓是意料之外的大福利。即使听了这番不会有假的话但赤司还是迫切地想听黑子的理由。
 因为毫不知情的赤司回来看到黑子主动凑过去亲黄濑的时候,心脏不可抑制地疼了起来,伴随着疼痛一起席卷而来的是少有的慌乱,瞬间被淹没的他还是被黄濑那一声呼唤给拉回神来的。努力压下混杂着堆在心头的异样,摸了摸黑子迈着沉稳的脚步走过去。
 等到一切妥当,赤司和黑子回到房间后,门拉上的声音像是触发了某个骨子里埋着残暴的暴君的开关。赤司一把把黑子抱起来大步走到被褥边,盘腿坐下,把黑子置在自己腿间,一手搂着黑子一手在他嘴上擦了擦,然后捏住小巧的下巴往上抬,几乎是发狠地吻住黑子的双唇。
 时间再回到一吻结束的现在,赤司低垂着头望着黑子的眼睛,用黑子最熟悉不过的温柔掩盖着地下的冰冷。强烈的占有欲不允许他所爱的人心里有别人,如果是别人要跟他抢他不怕,他只怕黑子所爱非他,因为他同时懂得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
 所以如果黑子说是出于感情那么他们就可以说再见了,说难听无情点就是他可以滚了。
 不过,黑子的回答让赤司万万没想到。
 ——“这样不是叫亲吗?”
 哪个心怀不轨的变态给哲也灌输……
 赤司咬牙切齿地在心里说到一半的时候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而后脸色一黑,头扭到旁边,用手捂上自己的眼睛。
 我的错。
 ——【赤司看了眼就明白了,又低下头看着黑子,忽然起了坏念头,笑着说:“想要香草奶昔?”
 “嗯嗯!”
 “那哲也亲我一下。”
 “亲?”
 黑子歪着小脑袋,明显是不明白这个字的意思。
 赤司无奈,在黑子唇上一亲,然后说:“这就是亲哦。”】
 像是综艺节目里恶劣的节目组总会在后期把搞笑作死的镜头重复一遍又一遍那样,[这就是亲哦。]这句话被用重音读出,黑色加粗字体无限扩大演变成3D然后重重地砸在赤司头上。
 冷静下来,总之先找时光机。
 …咦?
 银发天然卷你跑错片场了!(╯`□′)╯(┻━┻
 咳咳,重新来过。
 …好像的确应该先找时光机。→_→
 ……
 赤司后悔到想找时光机(……)回去抽当时的自己两耳光,当然这都是不可能的,毕竟不是谁都像O雄那个熊孩子一样有哆啦O梦的外挂加持。
 于是赤司迅速调整了心态顺带忽视了自己刚才一不小心就把自己骂成[心怀不轨的变态]这个事实,笑得满面春风,温柔地对黑子说:“哲也,让我更正一下——这种亲是专属我一个人的,知道吗?”
 话语的停顿间赤司以示范之名行吃豆腐之实,在黑子的嘴上一亲。
 黑子点点头,困惑地问:“那以后黄濑君让我亲他怎么办?”
 赤司咬牙切齿:“哪里都别亲。”
 “除了我,不管是谁让哲也亲他都不要亲。”赤司想了想又补上一句。
 黑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解决了这个问题的赤司身心愉悦,想起自己之前的举动和想法突然觉得根本是自己想多了。于是抱着黑子去洗了澡之后安安稳稳地睡觉了。

    ——TBC——

评论(8)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