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这里真·帅气的熊猫欧尼desu
@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赤黑,黄叶,业渚,丐明丐,苍丐♡
高三汪
基三
脑子里有天坑
年更成就爱好者
失踪人口
没有下一章系列

赤黑/饲猫 17

<掉进情网里的家伙智商真的太美不忍看>


 第二天,昨天吃坏肚子的几人早上起来轮流排泄了一下就好多了。
 期间黄濑占着厕所太长时间青峰在外面锤门,而紫原和绿间很明智地去找了其他厕所然后回来嘲笑了青峰,青峰又狠狠锤了一下门就跑出去了,结果他前脚刚走黄濑后脚就出来了。
 嘛,这种事情不过是青峰死蠢的人生中的又一蠢事。
 可怜的青峰大辉君。
 接下去的几天没有开头的事事不顺而显得有些稀松平常,一转眼也就过去了。在分开前赤司叮嘱几人不能松懈锻炼,开学要体能测验。
 这几天被操练得已经神志不清(?)的青峰和黄濑听到赤司这么说,一路“呵呵呵呵呵呵”地阴笑着回家,再加上一个引发火锅事件而被赤司命令做完全员的资料和新学期的大致菜单累趴的桃井。三人背后的阴郁气息已然实体化。各种方面都逃过一劫的紫原和绿间选择离他们远一点免得被别人误以为都是蛇精病。
 赤司愉悦地抱着黑子往家走,途径书店的时候停了停,赤司想了想决定给黑子买几本书看,比起正式的教课用认字书还是这些书对小孩子识字更有帮助,于是转身走了进去。
 “欢迎光临。”站在门边收银台后面的香取春穿着制服,甜甜微笑着得模样稍显稚嫩,看起来应该是个暑假来书店打工的女高中生。
 赤司朝她礼貌性地一点头后就抱着黑子往里走。香取春微微睁大眼睛,用女生天生携带的X光迅速地上下打量了赤司几眼。
 礼貌满分,身材满分,样貌满分,着装满分,身高…看起来还是个高中生还能长所以也满分!
 “超棒诶…”香取春很小声地赞叹了一句,心情指数因为今天碰到个等级这么高的帅哥而直线上升,甚至轻声哼起了喜欢的流行歌曲。
 书店里静静的,大热天还出门来的人基本都到冷饮店或者休闲吧打发时间去了,少有人来书店。香取春四处张望了一下不见老板的踪影,想着应该是到里面的私人房间去休息去了于是大着胆子拉过椅子坐下,伸手敲敲站得酸痛的小腿,顺便拿出手机看看MSN有没有新消息再准备刷刷推特。
 享受着上班摸鱼带来的人人基本都会有的莫名爽感,吹着不用自己付电费的冷气,渴了顺手拿起手边在空调的冷气下变得清凉的水,虽然没有柔软的床和抱枕,但香取春还是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一句:爽!
 店门打开的声音吓得香取春直接跳起来,椅子粗鲁地被往后推发出在静谧的环境下响得过分的声音,匆匆把手机握在手心里把手背在身后,香取春微低着头慌慌张张地说:“欢、欢迎光临!”
 “噗。”一声轻笑让香取春突然意识到进来的是谁,安下心的同时抬起头看向面前穿着同样制服的早苗真川,看到对方清秀的脸上的笑意时笑着伸出手佯装要袭击最怕痒的腰部的动作让对方立刻连连求饶。
 早苗真川绕到收银台后面,把手里拿着得一罐混合果汁递给香取春,自己打开柠檬汽水开始喝,缓解一下大热天离开空调间带来的暑气。香取春打开喝了一口,瞥到早苗真川手上的饮料时用略惊讶的口气说:“我还以为你一定会买乌龙茶的!怎么买了柠檬汽水?”
 “什么时候有那种设定的。”早苗真川不在意地说,句尾语气微微上扬却不是疑问的味道。碰了碰香取春的胳膊让她帮忙递一下镜子,早苗真川理了理有点乱的头发再擦了擦汗。
 “嘛,因为真川你平时都买乌龙茶……咦?真川你不会是有喜欢的人了吧!?”香取春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说到一半突然弹起上半身,PIKAPIKA地闪着光的眼睛几乎要亮瞎早苗真川。
 “小、小春你在想什么啊!”早苗真川被香取春这么一说却突然红了脸,急急否认后用手朝脸扇着风好像还是很热的样子,女生扇风得手有意无意地遮掩着四处乱飘的慌乱眼神。
 “是吗…嘛,因为都说初恋是柠檬味的啦。”外向又有点粗心的香取春见早苗真川这样就又靠回椅背上,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混合果汁。
 “那是什么新的广告词么……”早苗真川不着痕迹地松了一口气,扇着风的手缓缓停下,转而把垂到脸侧的头发别到耳后。
 “什么广告词啦哈哈哈哈,再说了,凉太大人没有出演广告以前我都不会看的!”香取春说到“凉太大人”的时候脸上浮现出小女生的花痴样,咬着铝罐的边缘双手捂脸满背景的粉红泡泡。
 “凉太大人?黄濑凉太?”早苗真川虽然对这方面不怎么关注,但作为女生,午饭时间和朋友交流的最基本八卦知识还是有的。
 “对,就是黄濑凉太大人!说起来真川好像对这种不太关注呢,果然是有喜欢的人了吧~”香取春又借着机会开早苗真川的玩笑,而这次早苗真川知道香取春玩笑成分居多就比较镇定,泰然自若地说:“都说了没有了。”
 “嘁…啊对了,说到凉太大人,刚才有个超棒的男生进来了!长相完全不输凉太大人!嘛不过还是我家凉太大人更帅一点啦~”
 “你那是私心作祟啦。”早苗真川笑着点点她的额头,“你说得那个男生有多棒?”
 “哦哦哦,我跟你说哦,身材样貌礼貌衣着全部满分!身高还能长所以也满分!等下他出来你就知道啦!”
 早苗真川点点头表示自己有在听但思绪显然已经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香取春见状也拿着手机继续玩。女生间的话题就是这样,开始的突然结束的也突然,不过只要稍微再有点事情她们就能马上又天南海北地聊起来。
 喜欢的人啊…
 早苗真川把铝罐放到一边,趴在桌子上用后脑勺对着香取春,手指轻轻戳着被手握出一层温度的铝罐。黑色中长发就算是在夏天也是随意地散着,纵使脖子热到感觉会长痱子却依旧不肯扎起来,这就是女生最基本的尊严【不
 应该是他吧……
 早苗真川拿出手机,下巴支撑着头悄悄转过去一点确定香取春正一心一意地玩着手机这才转回来,不过还是有所顾忌地点开相册。小心而喜悦的心情让少女的脸颊变得粉扑扑的煞是好看,黑色的瞳仁里映照出一个上半身赤裸下半身穿着运动裤怀里抱着上衣的赤发男生。
 早苗真川游移在男生上半身和脸部的目光将青春期少女的小心思暴露无遗。男生上半身的肌肉线条流畅,精壮却不过分的肌肉一看就知道是长期训练后的成果,微垂着的头注视着怀里的上衣导致只能拍到一半的面容不过还是能确认长相十分好。
 这张照片是早苗真川的朋友发给她的,说是她们部活提前结束路过体育馆刚好看到,还好她机智地拍了下来,然后想到自家好友早苗真川同学暗恋赤司征十郎同学有一段时间了于是就立刻发过去了。当时收到彩信的早苗真川正在逛书店,点开照片后差点就叫出来了,还好她还保留着那么一点理智的矜持,匆匆买好书就往家赶,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抱着手机无声地在床上滚来滚去。
 不过收到暗恋对象的半裸照片无论是谁都会激动得不能自己的,当然排斥一些非人类。所以早苗真川没有在书店里叫出来已经很能够冷静了。
 毕竟还是个第一次有暗恋对象的青涩少女啊。
 收到照片的第二天早苗真川就对给她发照片的友人来个大大大的拥抱,友人还特嫌弃地说,激动到性取向都不正常了么?去去去。早苗真川知道这是友人的傲娇。
 早苗真川四周都快冒出小花来了,她又深深看了一眼照片才心满意足地退回屏幕,刚直起身伸懒腰,结果伸到一半就看到一个正朝收银台走来的让她惊讶到跟香取春之前一样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的人。
 赤司君!?
 早苗真川椅子的声响吓到了香取春,再次从椅子上跳起来的同时不忘收好手机,确认没事之后看到了站在收银台前面的赤司以及刚才突然站起来却呆站着不给人家结账的早苗真川,低声在她耳边说:“这就是我刚才说的人,还有你倒是快给人家结账啊!”
 早苗真川回过神来,红着脸对着赤司抱歉一笑,去拿赤司放在收银台上的书的时候一不小心碰到了还剩些饮料的铝罐,啪的一声倒下后浅金色的液体流出,迅速在桌子上蔓延开来,飘着一股浅浅的柠檬味。冗自懊恼着自己怎么会在暗恋对象面前犯这种低级错误的早苗真川一时半会儿大脑被堵塞了想不到其他东西,还是香取春拿过纸巾利落地盖上去才防止发生更大的悲剧。
 两人都松了一口气,早苗真川看向赤司,见对方脸上毫无责怪之色,好感更上一层楼的同时羞愧地都有些结结巴巴:“那、那个,真是抱歉……”
 “没关系,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早苗同学。”赤司不在意地说,视线停留在被染成浅金色的纸巾上。虽然他很想早点回家却因为这种事而耽搁了以至于有点心情烦躁,但是对待女性要温柔是最基本教养。
 “诶!?赤、赤司君记得我!?”早苗真川惊讶又欣喜地说,而后虚掩着嘴,“啊,叫赤司君可以吗…?”
 “毕竟做了一个学期的同学,称呼请随意。”
 “也、也是…啊,谢谢……”
 请原谅,每个不小心踩进或者小心了却还是一脚踩进情网的家伙都是白痴。
 顿时没了下文而戛然而止的谈话导致气氛瞬间尴尬起来。早苗真川微低着头手揪着制服下摆,黑色的眼珠小幅度地四处看来看去,似乎是在拼命想话题。等早苗真川笑吟吟地抬起头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就看到赤司把那几本书往前推了推,轻笑着说:“不好意思,我的书。”
 “啊,很、很抱歉!”早苗真川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在书店打工而不是在书店偶遇赤司。连忙拿起赤司的书,看到书名的时候一愣,暂时压下心头的好奇刷着条形码,装作很自然的样子开着玩笑:“赤司君还看童话?”
 “不是我看,是给Te……我弟弟看。”赤司刚要脱口而出的“哲也”被硬生生改成弟弟,他可还没忘自己曾把哲也以弟弟的身份带去学校的事。
 “诶?啊,那次赤司君带到学校里的孩子吧?”
 “嗯。”赤司谈到黑子的时候表情都不自觉柔和下来,只不过在早苗真川这里就变成了“赤司君很在乎他弟弟”这个意思了。不过也不能说不对,只不过赤司的在乎和她理解的在乎是两个意思,而且黑子也并不是他弟弟。早苗真川似乎是因为找到了新的话题而越发高兴地说,“赤司君的弟弟今天有来吗?”
 赤司侧开了点身子露出蹲在一盆小盆栽前却直直看着他们的黑子,早苗真川对于黑子的体型有些许的惊讶,不过想着应该是小孩子长得快的缘故也就没多在意什么,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糖,放软语气对黑子说:“弟弟要吃糖吗?香草的。”
 黑子第一次没有对香草的东西露出高兴的表情来,可爱的小脸平静的过分,依旧蹲在原地静静地看着赤司和早苗真川。
 讨厌。
 黑子把脸转向绿油油的盆栽。
 “呃…看来弟弟不喜欢吃糖啊…”早苗真川讪讪地收回手,“也好,小孩子糖吃多了对牙不好。”
 “抱歉,小孩子不懂事。”赤司心不在焉地说着,老实说他也没见过这样子的黑子。
 “啊…没事的没事的。”早苗真川有些受宠若惊地摆摆手,又红了脸。
 赤司向早苗真川比了个要暂时走开一下的手势,走过去在黑子边上蹲下来,尽可能地放柔语气:“怎么了哲也?是不是想回家了?”
 “……”
 “等下去买香草奶昔好不好?”
 “……”
 “买了哲也喜欢的童话绘本,回家我念给哲也听好不好?”
 “……”
 赤司征十郎少爷还从没这样子哄过人,而且还是没得到任何回应的哄。本就因为早苗真川拖延时间不能尽快回家而有些上火,现在更加,秉持着小孩子不能太骄纵会宠成熊孩子的原则于是连声音都冷了下来:“不说话我就走了。”
 “……”
 赤司见黑子依旧固执地不肯说话,当真就毫不犹豫地起身走向收银台,对早苗真川说:“不好意思见笑了,请问一共多少钱?”
 “啊,一共6830日元…”早苗真川接过赤司递过来的一张福泽渝吉,把找的钱递给赤司时小心翼翼地说,“那个…弟弟他……”
 谁知赤司不为所动,只是收好钱拎起书,又看了黑子一眼然后走出了书店。
 “……”早苗真川看到赤司真走得毫不留情不禁有些怀疑他们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就这样把弟弟扔下了!?
 早苗真川看着蹲在地上快要缩成一团的黑子不禁有些心疼,女人的母性发作,走到黑子面前我蹲下来柔声道:“嗯…赤司君等下就会回来接弟弟的所以弟弟先站起来好不好?”
 早苗真川没想到自己能成功,可黑子真的就乖乖地站起来了,不过还没等她高兴多久,面前的黑子就跑过去使劲推开店门跑掉了。
 “诶!?等……”早苗真川觉得这下要糟。
 早苗真川呆了一下反应过来,立刻也跑出了书店,也不知道是黑子跑得太快还是躲进了哪条小巷子,早苗真川在店外并没有看见黑子的身影。她焦急地拿出手机,手指灵巧地输入一串号码,但却在要按下呼叫键的时候犹豫了。
 怎、怎么办……
 打过去万一问起来要怎么解释手机号的问题…
 但是不打又……
 早苗真川脑内天人交战了一番之后还是大义凛然地按下了呼叫键,一串短暂的铃声后对方接起电话,从那端传来一个略带疑惑的磁性声音。
 “喂?”
 “赤、赤司君!弟弟他不见了!”
 早苗真川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理智才让自己冷静下来,虽然跟心仪对象打电话真是太棒了!但目前有更重要的事情,然后把事情干净利落地交代清楚。
 然后电话也被干净利落地挂断。

    ——TBC——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