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这里真·帅气的熊猫欧尼desu
@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赤黑,黄叶,业渚,丐明丐,苍丐♡
高三汪
基三
脑子里有天坑
年更成就爱好者
失踪人口
没有下一章系列

赤黑/饲猫 18

<早恋是对青春期最起码的尊重>


“小黑子要喝牛奶吗?还是我去叫杯香草奶昔?”黄濑打开客厅的冷气,走到冰箱前拉开门问着坐在沙发上的黑子。
黑子摇摇头,双腿曲起窝在沙发里。黄濑看了黑子一眼,还是拿出了纸盒装的牛奶倒进玻璃杯里放到茶几上,在黑子身边坐下,脱掉鞋子学着黑子的样子窝在沙发上。两人都不说话,就静静地坐着。
黑子因为身边的下陷感转头,就看到黄濑用与自己一样的坐姿坐着,蓝眸惊讶地睁大了些,然后咬着下唇手撑着沙发往黄濑边上挪了挪,依旧不说话。
黄濑无奈地笑笑,没有其他动作。
小孩子不愿意把事情讲给大人听,不仅是因为语言表达能力不强,更是因为大人与他们看到得世界不一样,或者说看世界的角度不一样。小孩子不会懂那么太过深奥的道理,但是如果遇到和自己同龄或和自己很像的人的时候就会不自觉产生亲近感。
只有把自己放到和别人一样的高度,看与别人一样的风景才能让别人放下心里的戒备。
事实证明,黄濑凉太君还是很聪明的。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等到黄濑都有点犯困的时候才听到黑子小小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征君他……”
“嗯?”黄濑一下子惊醒,睡意全无,自我安慰了一下虽然等了这么久但好歹没白等,引着黑子说下去,“小赤司他怎么了?”
黑子又抱着腿往里缩了缩,头又低下去了点,蓝发轻轻地碰在白皙的手臂上,声音闷闷的还有点委屈:“征君他和一个姐姐有说有笑……”
黄濑听了这么一句就明白了,有点哭笑不得却不好说什么,顺便感叹了一句现在的小孩子还真是早熟,这么点大就知道吃醋了,真是逼死老年人(?)【泣
结果小黑子只是吃醋了?话说我怎么没印象小赤司和哪个女生走得特别近?
“小黑子,小赤司他在哪里和哪个…姐姐有说有笑?”
“书店里。”
书店啊,看来是个喜欢看书的女生,应该的确蛮符合小赤司的品味的……
“我们就要回家的时候。”黑子又补了一句。
要回家的时候……咦等等,那不会是……
“小黑子,那个姐姐是不是站在收…呃,一个柜台后面?”
“…柜台?”
“就是……”黄濑脑子转了一圈发现自己说不清楚,于是就伸手比划起来,“——这样的,有吗?”
黑子回忆了一下,点点头。
果然。
黄濑捂脸。
那个姐姐是收银员啊小黑子!
黄濑一边想着要怎样和对这些毫无概念的黑子解释一边努力组织语言,还顺便给无辜的赤司点了根蜡。
等黄濑解释完后,黑子微微红了脸小脑袋埋得更低了,似乎是在为自己的不懂事而羞愧。黄濑笑着摸了摸黑子的头发,安慰道:“没事的小黑子,回去和小赤司道个歉就好了。那我现在送你回家?”
“…要先去趟书店。”黑子抬起头来,“要和那个姐姐道歉。”
黄濑一呆,又摸了摸黑子的头发,笑着说:“好。”
“啊对了,小黑子下次不能再自己一个人跑出来了,要不是我刚好在那条巷子里小黑子很容易会被坏人拐走的,知道吗?”
“我知道了,谢谢黄濑君。”
黄濑之前外出买东西为了不引人耳目而往小巷子走,结果被黑子撞了个满怀,刚想说是哪个熊孩子不看路却发现是黑子,他蹲下来发现黑子的眼睛红红的于是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但想着这么热的天气待在室外太久容易中暑,于是收拾了掉在地上的东西带着黑子回了自己家,他现在想起来都有点后怕,要是当时撞到的不是自己……
黄濑一抖,摇了摇头让自己不要去想这种事情,带着黑子出门。


当时的黄濑正为黑子的懂事而感动,但当他带着黑子去了书店之后他觉得黑子的吃醋并不是空穴来风。


“对不起。”黑子站在早苗真川面前,认真地说。
“啊…”早苗真川一时还没反应过来黑子为什么道歉,不过想着离不开之前的那点事,于是连连说道,“没事的没事的,弟弟不用在意。”
早苗真川看着低着头不说话的黑子,有些无措,求助般地望向边上正用充满一闪一闪小星星的眼神亮亮地看着黄濑的香取春。
很顺利地被无视了。
有句话叫什么来着?
啊,交友需谨慎。
早苗真川心累地弯下腰,摸了摸黑子的头发,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糖,笑着递给黑子,尽可能地温柔地说:“弟弟叫什么名字?”
黑子犹豫了一下接过糖,捏在手心里:“我叫黑子哲也。”
“我叫早苗真川,可以叫你小哲么?”
听到黑子哲也四个字的早苗真川理所当然地把黑子当做了暑假去赤司家玩的堂弟或者表弟,没多想什么。
黑子点点头,目光在糖和早苗真川之间游走了一下,剥开糖纸把乳白色的糖果塞进嘴里,随后雀跃地笑起来,口齿不是很清楚地说:“是香草。”
早苗真川了然地往旁边看了看,然后又拿出一颗跟刚才一样的糖塞给黑子,轻声又小心翼翼地说:“姐姐送小哲回家好不好?”
“好!”黑子把糖捏在手心里,想也没想就答应下来。
太好了!
黑子笑完成一对月牙的眼睛模糊了早苗真川脸上一闪而过的兴奋和激动。
不过黄濑可没有漏掉,垂了垂眼帘,然后微笑着看向香取春,声音温柔道:“不知我是否有荣幸和这么可爱的小姐合照一张?”

凉太大人要和我合照!!!
——除了这个暂时无法思考其他的香取春。
咔擦。
“可以给我看一下么?”
“当、当然可以!”香取春忙不迭递上手机。
“谢谢。”
黄濑接过手机,轻轻瞟了眼香取春,手指一动。
早苗真川……
黄濑笑着把手机还给香取春并致谢,然后侧过点身好让香取春无法清楚地注意到自己的面部表情,他深深地看着意图十分明显地跟黑子套近乎的早苗真川,眯起金色的眼眸。
这个人喜欢小赤司很久了,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过渐渐地好像就变成班里大多数人都知道的事情了。毕竟青春期的少年少女对于这种谁暗恋谁、谁和谁在交往、谁和谁分手了这种事最了解了。
每个班私底下都有一条消息密道,源源不断地传播着这些青涩单纯却散发着粉红泡泡的消息,那是对这种年纪的少年少女来说,辛苦的高中生活里最好的一味调味剂。
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傻傻地相信现在的爱情能结婚生子并且婚后没有一方会出轨,能天长地久海枯石烂,甚至于现在的所谓“爱情”也只能称作互相喜欢而已,一种甜甜的偶尔泛酸的懵懂感情。
他们不过是想排解一下青春期的躁动和体验一下漫画小说电视剧里拿来骗发售量点击率收视率的爱情,然后被平淡的根本没有那么轰轰烈烈的现实狠狠打击,接着一点点看清这种感情的本质,一点点为即将到来的成人礼准备好一切该有的成熟。
但是啊,每个社会人日后怀念起来学生时代的那份感情都会不自觉会心微笑,因为那是他们最温柔最稚嫩的感情,因为他们羡慕那时候的自己能够尽数把自己的感情交付给那么一个人,一个生存在心脏深处,被柔软包裹着的,穿着校服笑得阳光的人。
最美不过初恋。
黄濑看着早苗真川,忽然感觉她有点可怜。
最疼不过暗恋。


好、好大…
早苗真川虽然早就知道赤司家有钱,但真实地看到还是惊讶了一下,感叹了一下原来日本现在贫富差距竟然还是这么大后上前按门铃。
在等待的过程中早苗真川用余光看向边上一道前来的黄濑,有点遗憾地收回神,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管家打开门就看到从高到矮站着得三个人,除了早苗真川其余二人他都认识,对于第一个不姓赤司不以名门小姐身份来赤司家的女性管家略微有些惊讶,不过还是稍微留下了个心眼,侧开身子让三人通过。
从管家身前走过的黄濑低声咳了一声,然后在管家抬起头看他的时候投了一个眼神过去,管家会意地看了看早苗真川。
黄濑转回视线,看见早苗真川脸上淡淡的粉红和止不住的欣喜的时候撇开了目光。
真遗憾。
唇形姣好的薄唇溢出一抹嘲讽和怜悯。
早苗真川并未注意到黄濑的神情,只是新奇地小幅度左看右看,虽然她家的家境在普通人中算是不错的,不过跟这里完全没法比,不过也是,赤司家毕竟是日本有名的大财阀。
三人换下鞋子就有早早地在一边候着的女仆为他们带路,一路走到客厅里,为黄濑和早苗真川端上了茶水,为黑子端上了一杯香草奶昔,并被告知赤司还没有回来。
“征君是因为我还没有回来么?”黑子一想到自己刚才的任性和冲动,让宠他都能宠上天的赤司都大步离开就内疚,还不明事理就推开了无辜(不)的早苗真川,就连最爱的香草奶昔现在都食之无味。
“黄濑君…”黑子扯了扯黄濑的衣服,仰着头担心而急切地说,“征君会被坏人拐走吗!?”
噗——
一口茶喷出来的黄濑被呛着,他感觉如果不是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就是自己今天没吃药,…嗯也可能是药吃多了。黄濑去看坐在黑子另一边的早苗真川,不意外地看到同样深深检讨着今天耳朵是否正常今天自己出门是否吃药或者是否吃多了药的表情。
黄濑止住了咳嗽,摸了摸黑子的头发,说:“不会有坏人拐走小赤司的,小黑子放心。”
也得有人敢拐走他。
黑子稍稍安下心来,小口小口喝着香草奶昔。三人相对无言,静静地坐着各怀心思地等着赤司回来。
然而没等多久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门啪地被推开的同时传来的一声语气着急微喘的声音:
“哲也—!”

    ——TBC——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