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这里真·帅气的熊猫欧尼desu
@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赤黑,黄叶,业渚,丐明丐,苍丐♡
高三汪
基三
脑子里有天坑
年更成就爱好者
失踪人口
没有下一章系列

赤黑/饲猫 22

○…算是久违的更新?_(:з
○人物归藤卷,OOC归我_(:з
○以及我写饲猫没为了别的什么的,毕竟小学生文笔,小学生剧情说的就是我【掩面
但我也不是没有想要传达的东西。
我始终相信文字有力量,能够温暖人心。
我要写一辈子温暖的故事,做一辈子温暖的人。
○祝食用愉快
○以上。



<快点长大吧我最亲爱的小孩>


 夏日祭,和暗恋对象一起,和并肩行走,气氛和谐。
 在以上关键词的基础上展开联想的话,无论是谁第一想法都会是“一个纯爱带点酸涩的青春HE故事”。
 当然,在被腐思想浸淫多年的笔者看来,以上关键词组成的只是“啧啧啧,又一个无知少女的心塞暗恋之旅”。
 所以故事的男主角的重点显然不在女主角身上,不,那孩子只是一个因为剧情需要挺身而出燃烧自己的感情为他们的感情添砖加瓦的配角,至于这些配角是黑是白,全看不负责任多年的笔者的心情。
 正当配角小姐还在为今晚上自己的好运忍不住连点好几个赞的时候,她丝毫没有注意到身边自己的心上人压根就没为这事儿分过哪怕一点的心。他的注意全在把头埋在他颈窝里的黑子身上,他深知黑子还是小孩子心性,平常时候这些散发着香味却没什么营养还容易让肠胃较弱的小孩子拉肚子的路边摊他是绝对不会让黑子碰的,最多小孩儿难得撒娇他才会带他去一次MJ。
 赤司本想今天破一次例,毕竟是夏日祭,结果人家小孩儿从他们与早苗真川同行开始全身就被低迷的气息笼罩,更是维持着抱着他的姿势一动不动到现在了,头都不见抬起来一下的。
 赤司虽然还蛮享受这种和黑子呆在一起的静谧气氛的,当然,前提是没有黑子身上不对劲的气息和眼下半点都说不上静谧的吵闹环境。
 等下再联络好了。
 前后一看发现不见那四个个子高发色抢眼的家伙的赤司如是想。
 少点人当电灯泡总是要好点的。
 然而当赤司用余光看向走在自己右侧的早苗真川时,突然有点后悔自己刚才的决定。
 不过都到这地步了,再怎么说也不能丢下人家女孩子一个人。
 赤司·真绅士·征十郎在此刻充分发挥了自己从小的好家教


 两人并肩走着,路上有不少人向他们投以注目,有的是因为赤司的长相而向早苗报以羡慕。有的是因为早苗的长相而打算向赤司报以羡慕然后在看到赤司的脸后一瞬间回头,一脸“今天天气真好”的表情。
 早苗真川在卖棉花糖的地方停下来,赤司也随之停下来。早苗真川也不是什么神经大条的人,她当然也看出来黑子心情不好,于是出于“要跟赤司君疼爱的弟弟搞好关系”的私心,她将棉花糖递到黑子最先,说:“给—”
 然而黑子依旧没有抬起头来,或许他都不知道是在对他说。
 “虽然我不知道小哲怎么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缘故。”
 早苗真川笑着说,声音被周遭嘈杂的环境给掩的很轻,但却很清亮。她见黑子慢慢抬起头来便把棉花糖又递了递过去。
 “小哲好像不怎么喜欢我呢,如果是因为我而不开心的话,对不起。我家里没有很亲近的弟弟妹妹,所以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和小孩子相处,不过,至少今天开心点儿吧。”
 早苗真川向来不迟钝,倒是应该说她有着比普通女生更加敏感细腻的神经。黑子从一开始在书店就对她颇有膈应,虽然后来被黄濑领着来道歉了,然后就是现在,自从她来了之后黑子就一直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不喜欢她的心情简直昭然若揭。
 难道……
 早苗真川忽然想到了什么,心里咯噔一下,看看赤司又看看黑子,恍然大悟。
 难道小哲是兄控吗!?
 这样的话就说得通了,赤司这么宠他,因为不放心甚至都带着去学校了,也难怪会变成兄控。
 早苗真川这么想着,心中原本对黑子怀有的那一点点不爽也就随之烟消云散了,笑得越发温柔和善。原来是怕我会抢走哥哥吗?真是可爱的孩子啊,啊啊啊糟糕,突然觉得有这样一个弟弟真不错啊。
 真遗憾。
 配角小姐完全跑错方向了。
 然而早苗真川的这番话不仅把她自己说通了,也让赤司恍然大悟过来。
 原来是这样啊。
 明白过来的赤司心里一阵难耐的躁动,抱着黑子想后退一步却发觉这样做对女孩子太失礼了便将退出去的那只脚收了回来,做完这一系列动作的后果便是赤司整个人不稳似得前后一晃,放在向来稳重的赤司身上看起来特别有趣。
 “噗—你在做什么啊赤司君—”早苗真川肩头一颤一颤地笑起来,身后摊子上挂着得灯笼发出柔和的光芒,映照的她弯弯的眉眼越发秀丽温软。
 看着这样的早苗真川,赤司不禁有些愧疚,他知道她的心思,从开学就知道了, 但他无法回应她哪怕一点点。
 温柔是他最礼貌的体贴,也是他最伤人的利器。
 赤司四处张望了下,没有看见认识的人,神色带着些许懊恼,他又看了看耐心地抬头看着他的早苗真川,轻啧一声。
 “早苗同学,很抱歉…”
 出于良好的家教他并不想在晚上把人家女孩子一个人丢下,但是他现在有很重要的事要去确定。
 “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要先离开。我可以等你联系上你的朋友,或者我带你去找黄濑他们,他们会负责你的安全。”
 这件事十分十分十分重要,再没什么事能比它更重要的了。
 “诶?啊我没事的,赤司君你去吧,我会联系春她们的。”早苗真川一愣,心里浮起一丝丝不满和委屈,但当她逆着光看清赤司眼里的焦急和歉意时,她便什么怨气都没有了。
 一定是对赤司君来说无比重要的事吧,因为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赤司君。
 “谢谢。”赤司微微欠身,抱着黑子转身没入来往的人群。
 那得是多么重要的事情啊,能让那个素来稳重沉着的人露出这样子的表情。
 早苗这女边走边咬着还是没被黑子收下的棉花糖,停下转身要了一盒章鱼烧。
 搞不好赤司君其实是个弟控?
 早苗真川接过章鱼烧,刚走了没几步就因为心不在焉而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啊!对、对不起!”早苗真川看着糊在对方浴衣上的章鱼烧的酱料,着急的脸一红,拿出随身携带的手帕就去擦。
 “早苗同学!?”
 “诶?”早苗真川听见从头顶上传来的呼唤,抬头,惊呼出声,
 “森山君!”


 赤司把黑子牢牢抱在怀里,用手臂为他开辟出一个小小世界。赤司边避让行人边快速地穿梭在人群中,撞到踩到人了也只是匆匆撂下一句对不起就继续前行,留下身后省省碎骂。
 揪着赤司胸前的衣服窝在赤司怀里的黑子能听到耳边传来的赤司怦怦的心跳,以及与之频率不同但同样剧烈的他自己的心跳声。他不知道赤司突然之间是怎么了,但也仅此而已了,没有不安没有顾虑,全心全意地信任着抱着自己的这个人。
 征君的话,绝对不会伤害我的。
 黑子将头靠在赤司怀里,静静地闭上眼睛。
 没有丝毫怀疑,这个人就是他的光。
 照耀着他,温暖着他。
 赤司的行进速度随着渐渐远去的热闹慢下来,最后在一处僻静的与不远处的祭典根本是两个世界的地方停下来。赤司将牢牢圈住黑子的手松开,让怀里脸被捂得发红的小人儿坐在斜坡草地上,自己则在稍微低一点的地方单膝跪地蹲了下来。
 赤司迎着黑子不解的目光看去,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跟平常一样冷静,在静谧的地方而不自觉放低的嗓音沉沉的透着喑哑:“哲也刚才为什么不高兴?”
 被当面说破心事的黑子有些害臊地脸一红,视线开始从赤司身上游移到其他地方去,四处看着,像是有机会就要逃走的样子。
 赤司捧着黑子的脸把小家伙的头扭回来,直视着黑子的眼睛继续说:“哲也不喜欢早苗真川?讨厌她吗?”
 黑子依旧不说话,也不看赤司,但不再逃避。
 “还是说,不喜欢看到她和我在一起。”
 赤司的指腹在黑子脸颊上轻轻摩挲,眼里带着的细碎希冀被依然固执的黑子碾成一摊细细的粉末。赤司叹气,他知道是自己太急进了,一个十岁的小孩儿能懂些什么呢。
 “看着我。”
 被逼迫着不得不去看赤司的黑子只好硬着头皮抬起头,然而在他的目光接触到赤司的双眸时,眼睛忽的睁大了些。
 “哲也看见什么了?”
 那个人热烈的眼眸里盛满了,
 蓝色的、小小的自己。
 全部。
 “是我……”
 “这就对了,我一直都注视着哲也。所以哲也也要一直注视着我,不要去在意其他人。”赤司说完只一笑,“当然我很乐意把哲也之前的行为看作是吃醋。”
 “吃醋?”
 “嗯,吃醋。至于是什么意思,就等哲也自己去感受吧。”
 赤司的手绕到黑子背后,把人揽进怀里,用着最温柔的语气说:“哲也,我很高兴。”
 “我会等你长大的,等你慢慢的长大。”
 赤司的手揽在黑子的背部,怀里小猫儿的体温被柔软的布料筛过传到他手上,似乎还能听到炽热的血液在皮肤下流淌的声音,伴随着心脏的跳动一起一伏。
 “但是别让我等太久啊。”

——TBC——

评论(2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