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这里真·帅气的熊猫欧尼desu
@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赤黑,黄叶,业渚,丐明丐,苍丐♡
高三汪
基三
脑子里有天坑
年更成就爱好者
失踪人口
没有下一章系列

赤黑/饲猫 24

○赤黑不逆不拆←重复三遍
○一到凌晨就精分的笔者_(:з
○年更成就失败(。
○画风突变系列

 暑假的最后一段时间就像是拧开汽水时的那一声迅速而深刻的“呲—”,一下子便没了,然后抱着“都怪‘呲—’带走了我汽水里的苏打”这种微妙的遗憾感享受着第一口的刺激和最后一口的涩意,接着就看见了完全不想跟他约的开学君。
  叔叔我们不约。

 哒哒哒。
  随着最后一粒粉笔灰的落下,头部被磨平的粉笔也被放回了凹槽中。赤司转过身,边轻拍着手边说:“根据投票,这次的学园祭我们班的活动决定为女仆咖啡厅。其他事项由我和学委负责,”
 “喔——”满怀深意的起哄。
 赤司面无表情地停下话头,任他们的目光在他和早苗身上扫来扫去。早苗早已红了脸,羞涩又兴奋地不时看赤司一眼,而赤司只是理了理手中的纸张,继续道:“那么这次班会到此结束。”
 其中一方当事人的没反应让看好戏的其他人很失望,然后便投进关于学园祭的讨论里去了。
 赤司回到位置上后,就提笔在本子上写着什么。而早苗对于赤司的反应有些失望却又是意料之中。她跟赤司的位置离的不远,她只需要稍稍左后方偏一下头就能看到坐在窗边的赤司。
 平日再寻常不过的动作不知为何在今天变得格外暧昧,身边好友们热烈的讨论也无法干扰到她半分,专注到占满了整个视线的人变化成往日里的一个个他。
 低头写字的赤司,皱眉的赤司,微笑的赤司,托着下巴看窗外的赤司,午休偶尔小寐的赤司,被阳光拥抱的赤司。
 那个穿着一身雪白校服有着一头艳丽柔软的赤发的男生占满了她整个少女时期的暗恋。饱胀、酸涩、甜蜜,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喜欢,连流泪都是不自觉。
 也常常幻想小说漫画里的场景。在春天,有樱花,低头亲吻,我喜欢你。每当这个时候就忍不住羞红了脸偷偷开心着却又内疚不安地往他所在的方向看去,好像自己这样的行为是在玷污对方。
 多次提到对方的日记,朋友间不是秘密的喜欢,手机里为数不多的照片,能在人群中一眼找到他,只因他是她的永久焦点。一切的一切都在悄无声息地诉说爱语,多希望有那么一瞬间我们心有灵犀,然后便心意相通,让我不用再受这暗恋的甜蜜折磨,有时候又希望你永远不知道,让我还保有贪婪的美梦。
 我喜欢你。

  “赤司君,可以帮忙看一下吗?”等早苗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拿着女仆装的图纸走到赤司桌边了。
  赤司抬头,一言不发地接过那叠图纸翻看起来。
 班里这时候吵闹的很,但一切声音都在她耳边逐渐远去,她的世界里安静的只剩下初秋的阳光,轻轻摇动的树影和坐在眼前朝思暮念的少年。她在安静的错觉里滞留,她多害怕被自己的心跳出卖,于是连呼吸都放轻,目光灼灼地看着面前的人,她感觉自己像是发烧了。
  然后脱口而出。
 “赤司君,我喜欢你。”
 啪。
 她的整个世界被关掉,迅速地被拽回喧闹燥热的现实让她有点恍惚的疼痛,错觉消失在最后一个音节里,然而闻言抬起头的少年也彰示着她的话不是错觉的一部分,而是真真切切地将埋藏在心底的话讲了出来,匆忙的、真诚的、忐忑的。
 自己心心念念地策划了很久的告白场景却被突如其来的脑子一热给搞砸了是什么感觉呢?
 啊,完蛋了。
 就是这样。
 连粗口都来不及爆的自我否定,好像没在想好的场景里告白就一定会被拒绝,却不曾想到如果两情相悦,就算你蓬头垢面,衣衫褴褛,他也会拥抱你。
 但是少女此时的自我否定却是正确的,因为在被告知告白不是错觉的同时,少年脸上波澜不惊的表情已经给她判了死刑。
 在早苗紧张又绝望地等着最后的一锤定音的时候,赤司却说:“就这件吧。”
 一时半会儿还无法找回语言系统的早苗愣愣地接过赤司递过来的图纸,看了眼最上面的那张又看了看神态自若的赤司。眨了眨眼睛。
 难道真的是错觉?
 “顺便再帮我订一套,”赤司边说边将一张便签纸递给早苗,“这是身高和三围,麻烦你了。”
 不是错觉。
 她从没看见过赤司这么温柔地笑着。对同班同学,他永远带着公式化却恰到好处的笑容;跟黄濑他们相处,同样浅淡却能看得出是发自内心的高兴。从来没有过这个样子的笑,温柔的,软暖的,宠溺的,像是要掠尽所有温暖只为那一人。
 原来他也有这样的一面啊。
 好羡慕又好感动。
 这个成熟稳重内里却十分温柔的,自己深深喜欢着的少年,直到最后一刻,就算是拒绝也那么温柔。而且,在知道被拒绝的那一刻,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痛苦,反而有种心里的大石终于落地的微妙的释怀感。虽然还是会难过,毕竟能够倾尽年少时光去全心全意喜欢的人,已经找不出第二个了,但她很高兴,很高兴自己喜欢上了他,很高兴自己的暗恋没有结果却也没那么落魄。
 早苗装作没看到赤司拿出的手帕,用手背狠狠抹了一把眼睛,再轻轻甩掉。
 许多年之后早苗还能回想起她的第一次暗恋,想起这天的每分每秒,想起稚嫩却爽快的自己,然后摸了摸依偎在自己身边的儿子的头,跟他说,妈妈小时候可厉害了。
 “嗯,我知道了。谢谢。”
 她有一个梦,梦里有个家,家里有个他。
 然后,梦醒了。

 “哲也!”
 “啊,征君你回…”正坐在房间里看书的黑子话还没说完就突然被抱住,惊讶间只得把书随意地放到了床头柜上,“征君,怎么了?”
 被黑子这么一呼唤,一回来就抱着人家不放的赤司也想起应该是吓到黑子了,于是稍稍松了些劲儿,换了个姿势将人抱进怀里的同时往后一倒,带着黑子一起躺在了床上。赤司的下巴枕在黑子毛茸茸的头发上,似乎是感受到怀里真实的存在而安下心地舒了口气。
 “征君?”
 “抱歉哲也,吓到你了吧?”赤司伸手抚在黑子脑后,顺毛,低头在额头上一亲,继续道,“没什么,我只是想你了。”
 黑子听了,“噗”地一声笑出来,高兴又无奈地说:“你是小孩子吗?”
 赤司不开心了,一副“宝宝委屈宝宝难过宝宝心里苦”的样子直直地看着黑子。黑子突然有种赤司才是被养大的那个的错觉。黑子撑起点身子来,难得能够居高临下地看着赤司,赤司也难得一言不发只是笑看着他。
 黑子突然感觉有点痒,从心底细细密密地爬出来,四肢百骸都如同一瞬间过了电还没缓过劲儿来的酥麻,哪里都想伸手挠一挠,一动却又是一阵入骨,于是只有呆呆地站着,任凭面色发红,心跳加快,大脑放空。难却又无比清醒,清醒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想要他。
 想要面前这个人。
 好想要。
 脑子还处于半混沌状态的黑子殊不知自己毫不加掩饰的可以说是狂热的样子早已被赤司尽收眼底。
 难怪说猫对自己的领地意识很强。
 赤司居于下位,轻而易举就能够将黑子的表情一个细节不落地捕捉到,然后不动声色地思考着是不是发情期快要到了。赤司没打算这个时候就把黑子翻身压下以宣示自己身为上位者的尊严和地位,毕竟带爪子的猫咪比较可爱。而且虽然物种不同,但赤司黑子同为雄性,毋庸置疑的真·带把儿的,所以在占有欲这方面很是相似。
 自家小猫要玩儿,主人理所当然得陪着。不过……
 赤司伸手绕过黑子的后脑勺,将人压向自己,意料之中的亲吻撕破了风平浪静的表象,将底下的暗潮涌动呈了个干净。黑子眼里一闪而过的清明和愣怔也没逃过赤司的眼睛,他眯着眼收紧揽在黑子腰上的手臂,一个使力换位,黑子比他小了一圈的身子就被赤司严严实实地罩在身下了。
 挑起的眉头是炸药,眼里的愉悦是引线,自贴合的双唇中落出的磁性沙哑的词句是火。
 “别闹,不然等下哭的是你。”
 嘭—!
 引爆。
 紧随着勾在脖子上的双臂而来的是勾上自己的腰身轻轻摩挲的小腿。赤司有一瞬间的惊讶,之后便是铺天盖地的狂喜和征服欲,顾不上被小野猫儿咬破的嘴角,只想和身下的人唇舌交缠,连唾液、氧气、血液都分享,再不分彼此,真正的相濡以沫。
 黑子可以说是成功的,惹得赤司这样一个八风不动的露出了不为人知的一面,他很高兴,于是在得到新鲜空气之后只懒懒地看了赤司一眼转而继续往下攻陷,甚至带了那么点诱惑的意味。而专注于自己的大业的黑子殊不知自己刚才在这种状况下的随意而懒散的一眼威力有多大,具体指数转化成具体表现就是赤司难得急躁地一手拍上床头的遥控器,按了几个按钮后门窗紧锁窗帘合上,暖黄的灯光亮起。
 直到这时,黑子才稍微清醒了点,不过靠那么点清醒吊住的神智在接触到赤司如酒一般令人燃烧迷醉的神情后立刻断弦,一切又重回混沌。
 黑子的唇舌在赤司的喉结处流连,轻咬微吮,小巧的舌尖在上面一圈圈缓慢地打着转儿,然后继续往下,校服外套早已被脱下随手丢下地上,衬衫扣子也被解开了一大半,露出肌肉结实却不过分的胸膛和一半小腹,黑子用小虎牙一下一下轻咬着弧度美好的锁骨的时候感受到赤司胸腔一下下地震动,之后,
 “13岁的话,我这应该算是犯罪吧。”
 完全不带任何担心的语气。
 黑子闻言趁着赤司放松,一使力将赤司翻身压下,坐在他的身上,边解着剩下几颗扣子边说:“那就让我来吧,征君乖乖躺着就好。”
 ——猫儿玩过头了可是要被主人好好教训一顿的。
 赤司微微坐起来一点,让自己已然勃发的欲望贴着黑子的臀部,饶有兴趣地注视着面皮毕竟薄的黑子烧到了脖子,盯着那张被情欲熏得染上了点妖娆的干净清秀的脸蛋,喉间一干,拉过黑子在他唇上狠狠一咬,沉声道:
 “今天就是犯罪也要办了你。”
 星火燎原。
——TBC——
 我觉得这真的不能算是卡肉_(:з」∠)_
 毕竟有没有下一章都是个问题(。
 其实我想好好地写个肉_(:з」∠)_
 祝食用愉快_(:з」∠)_

评论(38)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