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这里真·帅气的熊猫欧尼desu
@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赤黑,黄叶,业渚,丐明丐,苍丐♡
高三汪
基三
脑子里有天坑
年更成就爱好者
失踪人口
没有下一章系列

【赤黑】饲猫 25


○沉迷于学(原)业(耽)和知(游)识(戏)无法自拔的楼主终于意识到要更新了…
○夭寿啦,男前哲被楼主写成了软哲(。
○没有肉,下一章未知,不接仇杀
○黑子上次写到几岁来着…
○以上

 气势十足地说出了那句发言的赤司最后还是没有对黑·十三岁·子下手。当赤司的手放上黑子的居家裤的弹性裤带的时候,像是突然被谁狠狠抽了一巴掌,彻底清醒过来。他看向乖巧地躺在自己身下,眼神迷离面色绯红的黑子。赤司有些心虚,黑子的上衣已经被他扒掉了,十三岁的孩子小巧圆润的肩头染着情动的粉色,还印着他留下的几个痕迹。
 其实赤司完全可以趁着现在大好的气氛进入那个自己肖想已久的地方,然后让这个自己一手带大的猫儿真正属于他,但当赤司看向黑子的眼睛的时候,他发现那漂亮的蓝色里面除了情欲和迷茫再无其它,赤司一下子清醒了。
 发情期。
 赤司能想到的似乎只有这个。兽类出于本能的交配行为,不带感情只关肉欲。赤司的心渐渐冷下来,他是很清楚自己对于黑子的感情,但黑子对他的,他没有把握,那些依赖和吃醋也有 可能是出于宠物对于主人的占有欲不是吗?他们的感情不一定是同样的。
 赤司看向黑子的发顶,掌心里似乎还留存着揉过他的猫耳时柔软细腻的触感。
 其实他们连同一种物种都不算。
 黑子不是纯粹的猫这一点,不光他,其他人也都知道,只不过大家都很心照不宣地没有提起,至于他是什么,赤司不知道也不在乎。
 也不是没想过会不会是猫的报恩之类的,只不过这只猫儿是自己送上门来的,而不是把他带去猫咪之国结婚的。
 赤司失笑,俯下身亲了亲黑子的艳红的嘴唇。
 无论是神还是谁,我都不会让他带走你。 

 “早安,哲也。” 赤司刚开门进来就看到头发睡得乱七八糟的黑子还呆呆地坐在床上,走过去揉了揉他的头发说,“我先走了,你起来记得吃早餐。”
 “征…”黑子的话还没说完赤司就把门关上了,他愣愣地坐在床上,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顶,掌心顺着刚被抚摸过刚平顺的那一块揉了揉,又看了眼关上的门,说不出哪里不对却觉得闷闷的。
 黑子起床后在餐桌上看到了他的早餐,一份三明治一个煎蛋一杯热牛奶还有一个苹果。黑子走到餐桌边坐下,一边擦着嘴边洗漱留下的水渍一边将手伸到餐盘边上,然而触摸到的只有一片冰凉的桌面,他微微抬起餐盘又放下,然后保持着这样子的动作很久才慢慢吃起早餐来。
 哪里不对。
 黑子收拾好碗盘,拿起茶几上昨天没看完的书看起来,但却怎样都无法沉浸到书中去,草草翻了几页,一个字都没看进去,那些平日里他最喜欢的文字都变成了一个个小黑团,争着嚷着在他眼里乱窜,吵得他头痛。他重重地合上书,打开了电视。
 新闻、电视剧、综艺节目…黑子按着遥控板一下下地换台,从各个频道漏出的一个个不同声音不同语调不同意思的词语和电波的声音揉在一起变成了一种尖锐嘈杂的烦躁,黑子感觉自己更加头痛了,他最后随意地停在了一个厨艺节目上,轻松的音乐和活泼的话语至少能让他放松些。他把书啪地放在茶几上,往后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在眼眶周围揉动着,因为手的动作而变化着的光亮没有让他平静下来,反而有点晕眩。
 不对。

 赤司回来的很晚,甚至错过了晚饭时间,他以临近比赛帮队员安排训练内容为由避开了管家的询问,却在房间门口蓦地停了下来,正要按下把手的手悬在半空,骨节分明的手指动了动然后一鼓作气般开门进去。在目光接触到安静地睡在床上的人时,赤司之前所有的犹豫和困惑都随着开门进来时被划破的空气一起离他远去,他轻轻地把书包放在桌边,解下的领带搭在书包边上,他走到床边坐下,本能地伸手摸摸黑子柔软的头发却又怕吵醒他,于是手肘牵动着小臂往下移,给他掖了掖被子。
 睡得安详的黑子没有被赤司的动作弄醒,反而像是感觉到了全身都被柔软的被子包裹的暖意,缩了缩脖子一脸安心,赤司好笑地看着他的小动作。看来今天是要睡客房了。这么打算着的赤司又看了黑子一会儿,起身去拿过书包和领带又走回床边,俯身,在黑子的眉心留下一个轻柔的晚安吻,他的发丝蹭到他的嘴唇,带着些微的氧意弯了嘴角。
 “晚安。”赤司压低的嗓音在黑夜里更加低沉却温柔,他直起身刚要走,便被从手中的领带末端传来的拉扯感惊的重新回过身。
 黑子冰蓝的双眸在黑暗的房间里好像散发着淡淡的荧光。
 该说果然是猫吗?大晚上也能准确地扯住他的领带。
 而此时那双赤司一直很喜欢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看着他,在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就算是他也觉得有点毛毛的。
 “抱歉,吵醒你了,继续睡吧。”即使黑子已经醒了,赤司也依旧压低了声音说话,他试图抽出自己被黑子紧紧攥在手里的领带,却发现黑子似乎并不打算松手,而且漂亮的仿佛能看透人心的眸子也牢牢地锁住他,让他有些许浮躁的心慌,于是打消了离开的念头,松开了领带,伸手捂住黑子的眼睛打开了灯,等黑子重新看到赤司,他已经又在床边坐在了。
 “怎么了,今天睡得这么早?”赤司状似自然地扯起话题,手里的书包却没放下,一副随时准备离开的样子,黑子似乎是看透了这一点,伸手就去扯赤司的书包带子,赤司也知道黑子的固执,于是投降般顺从地交出了自己书包的掌控权,随着书包的离手,赤司也没那么急切地想离开了,所以连神情都不自觉放松下来,继续说,“说吧,看你一副不罢休的样子。”
 “征君…”黑子说到一半蓦地停下,刚才关着灯的时候就觉得赤司的声音听起来很疲累,现在开了灯看到他略显苍白的脸色才真切地感觉到。黑子垂下的视线落在自己手里的领带上,冰凉顺滑的布料已经被他手心的温度捂热,但只要手稍微动一动就又会触碰到一片凉意,不冷不热的触觉让人很不舒服,就像他现在一样,为了一个每天早上包裹他的温度,为了一张没有像往常一样压在餐盘底下的叮嘱,为了几条没有发来的短信而患得患失,这一点也不像他。
 完蛋了,再这样下去,就要变得跟女孩子一样了。
 黑子放下手里捏着的领带,掀开被子下床,赤着脚就快步走向衣柜,边走边说:“征君累了吧,快去洗漱吧,饭吃过了吗,没吃的话要不要吃……水煮蛋?”
 赤司被黑子最后底气不足的几个字逗笑了,两人之间的尴尬都被这笑声冲淡了。赤司拎起拖鞋走过去放在黑子跟前,拿过黑子手中给他拿的浴袍放在一边,伸手环住黑子的腰身把他往上抱起来,等他穿好拖鞋再放了下去,说:“我吃过了,你困了就先睡吧,至于水煮蛋…如果我在明天的饭盒里看到它,我会很乐意吃完。”
 撩妹(不)技能满点的赤司殊不知他给自己挖了个坑。
 赤司学着西方绅士的动作,后退一步,弯腰,一只手背到身后,另一只手抬起黑子的手在他手背上一亲,向上抬起的赤瞳满是温柔笑意地注视着黑子的表情,结果黑子既没害羞也没激动,而是一如往常的平淡,带着今晚第一个笑容温和地回望着赤司,说:“好。”
没有看到脑补中黑子满脸羞红的模样的赤司无奈地叹了口气,却想想也是,他的哲也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平淡温和,在某些方面意外的执着,偶尔会有小性子小毒舌,而他喜欢的也正是这样的黑子哲也。
 慢点开窍也没关系,反正他有的是时间等。
 等赤司洗漱完,黑子已经又在床上睡着了,赤司轻手轻脚地撩起一点被子上床,他刚调整好位置黑子就窝到了他的怀里,赤司将人揽进怀里,拢了拢被子。
 赤司亲了亲黑子的额头。
 晚安。

 第二天,帝光高中,午饭时间,天台。
 五个颜色缤纷的脑洞凑在一起,齐刷刷地盯着赤司手里质地高级的饭盒里盛着的…
 ——满满的水煮蛋。
 一个个莹白圆润的水煮蛋整齐地码在一起,配着小番茄和蔬菜沙拉,怎么看都令人食指大动。
 赤司看着饭盒里的水煮蛋,想着黑子写的“征君要好好吃完哦”的纸条,恨不得穿越回昨天晚上给夸下海口的那个自己狠狠来一耳光。
 然而事到如今,也只有吃了。
 赤司在其他四人如同看壮士的目光下吃完了所有的水煮蛋。

 晚饭时间。
 蛋包饭,玉子烧。
 赤司脸色发青地看着面前金黄诱人的食物,他觉得他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想碰任何蛋类了。

——TBC——
 楼主的手机贴吧收不到私信,难得上一次网页看,有红点显示然而看不到各位宝贝说了什么……
 各位宝贝有事可以去私戳lof或者微博,@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lof同
 很潦草的一章,不要介意orz
 不会弃坑,不接受艾特,不接受仇杀(。
 最后,有玩语c的宝贝能带楼主入坑吗orz
 等等我不是高三来着吗……
 祝食用愉快
这里温柔帅气的熊猫欧尼w

评论(28)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