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这里真·帅气的熊猫欧尼desu
@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赤黑,黄叶,业渚,丐明丐,苍丐♡
高三汪
基三
脑子里有天坑
年更成就爱好者
失踪人口
没有下一章系列

【赤黑/HE】心死百日

4.——征君


 黑子也不知道自己是抽了什么疯,竟然穿了外套拿了手机手电筒还有那张赤司留下的纸条就往山下走。
 现在夜色已浓,手电筒的光芒还十分微弱,就算是视力极好的人也不会如此冲动地就这样走下只走过一次的山路,虽然有台阶。
 黑子是走了几十阶台阶后冷静下来的,他就衣襟敞开地站在那儿,大口大口地呼吸,好像不这样呼吸下一秒就会因为窒息而亡。
 [不了,公司有事,你自己吃吧,早点休息,晚安。]
 [不用送了。]
 [赤司征十郎首次携女伴参加舞会,意在联姻?]
 够了。
 [哲也,我不会离开你的。]
 [我会一直陪着你。]
 [不要担心。]
 骗子。
 越是强迫自己不要去想记忆就越是清晰,就像是用还留有血迹的刀子再一次狠狠往自己的心口上扎,还未愈合的伤口再一次被刺破,流下淋漓的鲜血,满地艳红。
 霹霹——
 突然暗掉的手电筒让眼前一片黑暗的黑子晃了神,随后立刻摁亮手机,将亮度调到最大点开辅助光,勉强能和手电筒相比。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看了下时间。
 1:35
 黑子转头看了看,想着反正也肯定睡不着了,干脆就走下山吧。于是靠着手机的亮光一阶阶走下去,以白天一半的速度和两倍的时间走着,途中还有几次险些摔倒。
 等黑子走到山脚下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可是到了山脚下黑子才想起来他是被赤司开车带来的,并不记得路,而就算记得了,也没有车让他开回家。
 不知道这里能不能打到车…
 黑子四处张望了一下,许是时间还太早,根本没有出租车经过,而且这附近好像也没有什么车站。
 这可怎么办才好…
 黑子苦恼地皱起眉头,正在思考走回去的可能性有多少的时候,从不远处走过来一个老人,看起来像是来晨练的。黑子站了一会儿,想着还是去问问路好了,于是朝着老人走过去:“不好意思,我想问一下路可以吗?”
 彬彬有礼样貌清秀的黑子没有让老人提起戒心,反而很和善地说:“可以啊。”
 “谢谢您,我想问一下从这里要怎么去市中心。”黑子浅浅地报以微笑。
 “我想想啊,倒是有一班车到市中心,不过首班车也要七八点,现在还早着那。”
 “那…走过去呢?”
 “走过去恐怕要很久了。”
 “谢谢您,那请问要怎么走呢?”
 “哦,我指给你看啊,那边……”
 黑子记住了大致路线之后朝年迈的善良老人鞠了一躬,然后就踏上了漫长的回家路。


 ——一定是没有看天气预报的原因。
 全身湿透的黑子回到家如是想着。
 真是糟透了,半路竟然下大雨了。
 黑子在玄关脱掉湿漉漉的鞋子,把袜子脱下提在手上,走到洗衣机前将自己浑身剥了个光溜溜把湿掉的衣服一股脑丢进洗衣机里,然后趁着放热水的时间用毛巾把身上擦干。
 泡在浴缸里的黑子柔和了下脸色,恰到好处的温度滞缓了他的神经,头往后仰着靠在浴缸上,闭上了眼睛稍作休息。
 窗外阳光灿烂,今天是工作日,路上往来的行人多是年轻的情侣和领着小孩的大人。他们要么笑容甜蜜要么行色匆匆,与一个又一个陌生人擦肩而过,而我们的世界就是这样子构成的,由一个又一个小小的我们构成的。
 太阳沉入西山,天色逐渐擦黑,家家户户亮起了灯商店街开起了霓虹灯,归家的人都急匆匆往家赶,而一天刚开始的红男绿女们穿戴好自己的奢华出门赶赴一场又一场的夜晚盛宴。
 而此时,这里却是一片黑暗。
 黑子在黑暗里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月白色的双眸在黑暗里格外显眼,但是他却什么也看不到。
 不小心睡着了啊,还睡了这么久。
 黑子想伸展伸展四肢,却发现在早已冷掉的水里面泡了这么久的四肢早已麻木了。
 真是糟糕。
 黑子呆在水里缓和了一会儿,伸出手放在浴缸边,手臂用力将自己的身子撑起来,缓慢地从浴缸里挪出来,结果一只脚踩在地上另一只脚还没踩到地的时候脚下一滑,整个人毫无防备地重重摔在地板上。
 疼疼疼…
 黑子扶着浴缸站起来,但才刚站稳了脚就觉得脑袋一晕,腿一下子软了,又摔了下去。黑子在觉得好疼的同时不禁鄙视自己像女孩子一样的贫血,等那股晕劲儿过去了之后重新站起来在黑暗中摸索着,然后啪地按下了开关。
 面对突如其来的亮光,黑子的眼睛不自觉眯上,等刺激过去了之后才睁开,黑子暗自感叹真是不容易,将浴缸里的水放掉然后走出浴室。
 换好睡衣的黑子扑在床上,抱着枕头。
 今天就不码字了,休息吧。
 怎么感觉好困……明明刚刚睡醒。
 黑子躲进被窝里,在关灯前看了眼自己身旁的床位,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伸手关灯。
 “晚安。”
 一句小声的晚安除了自己之外,无人能闻。
 第二天早上黑子是被热醒的。
 好热…
 掀开盖在身上的丝绒被,看了眼房间内的自动温控设施上的温度,很正常。黑子捂着头坐起来。
 头好痛…
 黑子抓过床头柜上的手机,胡乱地拨出了一个号码,也没看是谁,在电话那边传出一声喂的时候就眼前一黑,昏倒在了床上。
 所以黑子自然不会知道接通他电话的人在说出那个喂之后再无声音,甚至连句呼唤也没有,只是等待了十几秒就挂断了电话。
 手机屏亮了起来,在重新暗下去之前,黑色的两个字格外的显眼。
 ——征君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