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这里真·帅气的熊猫欧尼desu
@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赤黑,黄叶,业渚,丐明丐,苍丐♡
高三汪
基三
脑子里有天坑
年更成就爱好者
失踪人口
没有下一章系列

赤黑/深埋

○标题君没得救系列_(:з」∠)_
○短完
○以上。


 “我回来了,哲……”
 流畅的话语在说到一人的名字的时候戛然而止,赤司征十郎的手生生停在门把手上。此时天色已晚,他背后有微弱的光亮却怎么也照不进这一室黑暗。
 赤司走进去反手关上门,在黑暗里脱了鞋子伸手摸索着墙上的电灯开关。
 啪。
 明亮的灯光驱散了黑暗,也照得一片苍白,偌大的客厅装饰得精致简约,却显得空空荡荡的没有人气。
 这个地方真的能叫做家吗。
 赤司在玄关呆立了一会让,然后把手里的公文包和解下的领带一起随手扔在了沙发上,不疾不徐地走向书房,但是背影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寂寥。
 一定少了点什么。
 可是少了点什么呢?
 咔哒。
 赤司走进书房,径直走到书桌边站定,他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着桌面,那双高傲的异色瞳异瞳冰冷做伪装,掩藏住深处的伤痛。
 〔我们离婚吧。〕
 桌面上摆放着一张被人用端正漂亮的字写了这么一句话的纸,那手好字赤司一直很喜欢,但现在在赤司看来却是字字诛心。
 啧。


 他喜欢了黑子哲也很久,从国中到高中再到大学,满打满算整整十年时光,在他们二十三岁的时候那个少年终于接受了他的告白,那一天的天气很好,天气预报里的姐姐笑容甜美地说着是适合晒衣服和谈恋爱的天气,虽然他不知道两者为什么能放在一起说但他很满意。把少年揽进怀里的时候感觉像是一下子拥有了全世界,他甚至觉得能够这样就够了,能够拥着他直到天荒地老,没有什么事能把他们分开,就足够了。
 交往,恋爱,同居,结婚。
 尽管期间经历的种种艰难非普通人能想象但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他本以为共同经历过风雨坎坷的他们一定能从此并肩白头,过上平淡却幸福的日子,但那也是他本以为而已。
 婚后的头几年的确像他想的那样顺利,在过去的友人眼里他们是十分美满的一对现充,简直可以说是招人羡慕嫉妒恨了,是的,那时候的他们的确是如此。
 到了后面的几个年头的时候他们之间渐渐出现了裂痕,最先开始是由赤司忙工作忙得长久不着家引起的,虽然黑子并不是那么小气的人,也体谅爱人的忙碌,每每都会开着灯热着饭菜等着今夜不知是否会回来的恋人,因为他深知那个人优雅疏离的外表下是深深的寂寞。这样的夜晚总是在黑子不经意间的睡去中结束,偶尔黑子早上醒来发现自己是在床上的时候便会会心一笑即使身边的人早已不在。
 不是没有怀疑,而是不想。
 毕竟那是自己的爱人。
 而他们之间的芥蒂就是从一个普通的夜晚开始的,照例窝在沙发上等着恋人回来的黑子正处于半梦半醒之间,忽然听到了门打开的声音,他本想清醒清醒自己但突然想吓那人一跳于是就在沙发上装睡,赤司的脚步逐渐走近,黑子撑住脸上的表情没有弯起嘴角但却在刚想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怔住。
 香水味。
 那天夜里后来黑子并没有睁开眼睛,但他知道敏锐过人的赤司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在装睡,只不过两人都没有捅破而已,那天之后两人也都心照不宣地不再提起那晚的事情,但是即使这样也挡不住裂痕的开始。

 后来,赤司更长久的不着家和日渐浓郁的香水味使得两人为一点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吵起来,接着便是冷战,而他们之间的最后一场冷战在婚后第十年结束,也就是现在的四天前。
 其实赤司那时候已经打算等手头吞并企业的工作结束后就将一切摊牌给黑子,结果还没等他这么做黑子就已经先跟他摊牌了。


 “赤司君看到我的留言了吧?”黑子淡淡地说着,面无表情。
 赤司不接话,他的注意全在这个四天未见的青年身上,大抵是私心作祟,他觉得面前的人瘦了好多,默默攥紧了手。
 说出来。
 只要说出来就可以了。
 哲也一定可以理解的…
 可以…吗?
 赤司一直坚信着自己的爱人一定可以理解自己,但扪心自问之后他都有点怀疑,这样的不自信让他出了一身冷汗。
 “这十年我过得很开心,因为我也很喜欢赤司君。”
 “我也知道比起我赤司君更需要一个优秀的女性,所以我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
 “不过果然还是难过啊,但是算了。”
 黑子的脸上带着怀念和眷恋,同时又布满伤痛和苦涩,那样子的表情就像乌云密布的天空,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我们离婚吧。”黑子深吸一口气,缓慢地将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取下来放在茶几上,声线是容易忽视的颤抖,“于赤司君,于我,都好。”
 赤司没有许可也没有阻拦,只是一言不发。
 黑子离开前在门边故意多停留了几秒,赤司却依旧没有说话,黑子不着痕迹地握拳,开门离开。


 十年前他们结婚没有契约,十年后他们离婚没有繁琐。
 说过的诺言也被时间掩埋,再不见天日。
 他们不是不爱,而是没有了年少时的勇气和轻狂,不再深信只要有爱就能一路走到底,毕竟那是童话里才会出现的戏码。
 他们离婚后再没见过,但或许是冥冥中注定,这么大的城市里这么多的街道这么多的红绿灯,他们偏偏碰到一起,面对面顺着人群走来,不可能看不到,不可能看不到与自己朝夕相处了这么久的人,他们都走得极慢,因为心照不宣地把这个当作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如果过了,便是这辈子再无可能了。
 他们都爱着对方,哪怕是离婚后。
 这一点都心知肚明。
 对视一眼就能够读出对方的所思所想,所爱所恨,明明是那样的两个人却最终是无言地擦肩而过。
 匿于人海。
 嘴角的笑容和落下的泪水皆是不被彼此看见。
 缘尽于此。



 这二十年的纠纠缠缠情情愁愁都化作一句话。
 这是最深情最动人的爱语,也是最深沉最隐秘的秘密。


 ——〔〔我爱你〕〕

——END——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