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这里真·帅气的熊猫欧尼desu
@熊猫_天字号第一帅
赤黑,黄叶,业渚,丐明丐,苍丐♡
高三汪
基三
脑子里有天坑
年更成就爱好者
失踪人口
没有下一章系列

赤黑/饲猫 14

<少女的暗恋初始之日>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赤司立马把黑子抱起来,甩下一句“去找医生来!”就急匆匆往旅馆跑。
 青峰去找医生,绿间和紫原负责整理,黄濑去找桃井。
 “啊,训练完了吗?——哎呀,小哲怎么了!?”老板娘看见赤司抱着黑子大步跑进来,微笑着问着,但是仔细一看却发现赤司怀里的黑子脸色苍白,于是担心地上前。
 “大概是吃坏了。”赤司一边回答一边奔向房间,老板娘连忙跟上去帮他打开门,然后又跑进去打开橱柜拿出一床被子迅速铺好。赤司把黑子放在床铺上,伸手轻轻把黑子捂在肚子上的小手拿开却被黑子拒绝。
 黑子大概是真疼得厉害,小手死死捂着肚子不肯移开,身子又蜷缩起来了一点,脸上毫无血色,牙齿咬着下唇,精致的脸蛋都皱了起来。
 赤司见状也不敢再有什么动作,生怕黑子疼得更厉害,他摸了摸黑子的头发对老板娘说:“不好意思,能麻烦您拿杯热水来吗?”
 “啊好,没事。”老板娘毫不拖沓地转身往外走。
 赤司又把注意力放回黑子身上,思索了片刻还是轻声开口道:“哲也?”
 “嗯……”黑子此时连回应都显得十分虚弱,好像一阵风就能给吹散了。
 赤司再一次去想移开黑子的手然后再一次地被黑子以痛呼拒绝,赤司心疼地耐心哄道:“哲也,乖,慢慢的——”
 在赤司温柔的哄声下黑子终于妥协,任由赤司把他的手移开,赤司笑着说:“乖孩子。”
 赤司因为刚刚运动过的缘故所以体温较高,他把手贴在黑子的肚子上,轻轻抚摸着,问道:“哲也,这里疼吗?”
 “不疼……”
 “那这里呢?”
 “唔!疼!……”
 许是赤司刚好按到了痛处,黑子的声音染上丝丝哭腔。
 “哲也乖。”赤司安抚地俯身亲了一下黑子的脸颊,减轻了力道在那个地方轻轻抚摸着。
 看来是肠胃的毛病。
 赤司眉头一皱。
 如果是胃病就糟糕了。
 啧。
 这时候,青峰刚好带着医生到达,在拿着热水的老板娘的带路下直奔赤司所在的房间。

 “是肠痉挛,没什么问题,把热水袋捂在肚子上,多喝点热水,不能吃过多的冷饮和不易消化的食物。”医生边收拾东西边说。
 “谢谢医生。”赤司刚要起身送送他医生就被先他一步让他留在这里照顾黑子的老板娘阻止了。
 赤司不能驳了别人的好意,而且他也着实担心黑子,于是就重新坐了回去,这时候听到医生的话而去找了热水袋的青峰以及匆匆赶到的绿间等人刚好一起到了房间。
 一路上都慌慌张张的桃井现在真实地看到黑子脸色苍白的痛苦模样,除了满心的愧疚之外还有丝丝的疼痛。
 桃井走到黑子的床铺边跪坐下来,手紧紧地攥着裙子,脸上还有些跑步过来的余红,粉发有些凌乱,一双漂亮的桃红眼睛里装着蜷缩成小小一团的黑子。一想到黑子现在这个样子是她一手造成的她就难过歉疚,手不自觉地攥得更紧了。
 哲君,对不起。
 对不起。
 想着想着,眼泪就大颗大颗地掉下来,砸在白皙的手背上浅色的裙子上。本来还想训斥桃井几句的赤司见桃井这幅模样也就没说什么,毕竟对方是女孩子不是那帮心理素质过硬的糙汉,既然知道自己错了也就算了。
 拿着热水和热水袋的青峰因为自己青梅竹马哭了突然有点愣神,直到手里拿久了被烫到才反应过来,于是走过去,刚想递给赤司就听到桃井说:“请让我来照顾哲君!”
 青峰看了看桃井又看了看赤司,赤司看着脸上还带着泪痕却意外坚定的桃井,低声叹气,示意青峰把东西给她。
 “谢谢!”桃井一弯腰,然后没有立刻接过而是起身跑去卫生间拿了一块新毛巾把热水袋包住了,这个举动让众男生都有点意外,然后默默感叹女孩子果然比较细心。桃井试了试温度再跪坐在黑子边上,轻轻拉下被子。
 黑子因为突然失去被子的温度而瑟缩了一下,桃井见状小心翼翼地拿开黑子的手把热水袋隔着衣服放在黑子的肚子上,然后重新拉好被子,掖了掖被角,看着黑子的脸色似乎有所缓和便稍微放下了点心。
 房间里一片静谧,连呼吸都是刻意地放浅,六个少年少女或站或坐地围在那一个小小的陷入睡梦的蓝发孩子身边,表情柔和地不像是那个年纪该有的成熟。
 送走了医生因为担心黑子又折回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老板娘看到了这一幕,和蔼地笑了,悄无声息地离开,似是不想打扰了这份难能可贵的温柔。
 真是一群很好的孩子啊。

 肠痉挛这玩意儿疼过一阵子也就不疼了,睡了一觉又重新恢复活力的黑子让一直守在旁边的六人彻底松了一口气,桃井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地。看着脸色红润精神焕发的黑子桃井忍不住又哭了出来,抱住黑子却不敢太用力:“哲君对不起!都是我害得!”
 黑子一愣一愣的,虽然不明白眼前这个他挺喜欢的粉发姐姐为什么要哭但还是伸出双手努力地拍了拍桃井的背部,声音软软的:“桃井姐姐不哭。”
 那个年纪的黑子还不会说很多安慰人的话,只知道轻拍着桃井的背部说着最普通却最真挚的话语,温暖人心。
 被黑子这么一安慰的桃井反而哭得更厉害了,这下干脆抱紧黑子大哭起来了。
 诶?……
 黑子被桃井弄得手足无措,又挣脱不了只有任由她抱着哭。哭泣中的桃井一遍一遍地说,那里面包含了一个花季少女发自内心的歉意和内疚。
 小小的浅褐色种子被埋进土里。
 “虽然不知道桃井姐姐为什么哭。”黑子等桃井哭得差不多了才开口道。
 浇一抹甘露,予一米阳光,施一抔养料,便可生根发芽。
 “不过我觉得桃井姐姐笑得时候最好看了。”
 “所以别哭了啊。”
 桃井听了黑子的这几句话,呆愣愣的,就那样不顾眼泪还在往下流就睁大双眼看着,桃红的眼睛里映出一抹浅蓝。黑子伸出小手胡乱地擦掉了桃井的眼泪,桃井的脸颊忽然变红,她望着黑子出神。
 结出的花苞是稚嫩浅淡的粉色。
 桃井忽然笑起来,带着满脸的泪水和通红的双眸,没有往日里的端正秀雅却比任何时候都来得真是,那是最美的笑容。
 黑子也跟着桃井笑起来,蓝眸弯弯,长睫轻翘,嘴角上扬,衬着恰到好处的光线,就像背光而来的天使。
 怦咚——
 那里开出的,是名为〔喜欢〕的花朵啊。
 桃井眨了眨眼,脸上的温度被逐增的红色出卖。
 赤司神色复杂,眼神明暗不定。
 桃井嘴巴微张,像是要说些什么的张合几下又紧紧闭上。忽然放开黑子就起身跑走了。
 糟糕糟糕糟糕!
 我好像喜欢上一个小孩子了!
 桃井一手捂着脸却依旧遮不住她的绯红面色,她不顾礼仪地在走廊上狂奔,粉色长发在身后飘扬,带起好看的弧度。
 那是粉色少女最初也是最末的暗恋,这场暗恋,岁月长长,时光久久。

 首先嗅到空气里的危险因子的是机敏的绿间,前后一思索便明白了个七七八八,绿眸一动,抬了抬眼镜对赤司说:“看来黑子没事了,那我们就先走了。”
 “诶!?——”张口就发出抱怨声的黄濑被绿间投来的目光给止住了嘴,他也是聪明人,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现在不能再多说话这一点还是清楚的。于是伤心地嘤嘤嘤了几句就和绿间一起把还没搞清楚状况的紫原和青峰半拉半拽走了。
 沙沙——
 纸门被贴心地拉上后室内回归平静,赤司坐在黑子身边一动不动,微长的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不明神色,嘴唇紧抿,透着一份隐忍,双手握成拳头放在身侧,乍一看只觉出愤怒,而只要凑近了仔细一看便可发现拳头在细微颤抖。
 害怕、慌张、不安。
 任是谁听了都不会相信。
 他可是赤司啊。
 是至高无上的王啊。
 怎么可能流露出那么软弱的情绪。
 确实。
 不过,王也是人啊。
 他也有着自己的嬉笑怒骂怨,爱恨嗔痴狂。
 而所谓的王只不过是比常人更能忍受,更能把自己的心脏伪装成磐石罢了。
 其实,他们也不过是芸芸众生之中的一个啊。
 赤司从不欺骗自己,他明白心底这份初次的不安定情愫是什么。
 那是对可能失去自己心爱之人的害怕以及对所谓情敌的束手无策。
 五月很漂亮也很温柔,虽然料理很糟糕但只要用心去学肯下功夫一定会变好的,性格也很好,即使在照顾人方面还有所欠缺,不过知错能改,最重要的是,她是一个女人。
 赤司深知,如果在这一方面,他输得彻头彻尾,还未开局就一败涂地。
 尽管很讽刺,被这世间大多数人群认可的是男人和女人,而非男人和男人。
 但是……
 赤司松开拳头,抬起头露出一对亮得炽热的异色瞳,之前的阴沉已经被自信取代,手轻抚上又睡着的黑子的脸庞,笑意温柔。
 那又如何?
 不怕千人阻挡,只怕自己投降①。
 赤司俯身亲吻黑子的嘴唇,嘴角扬起。
 不巧,我刚好是不会投降的人。

    ——TBC——

①那句话民那应该很熟悉,因为很常见,只是来提一下不是自己原创的【笑
肠痉挛是真的很疼,熊猫饱受它祸害至今_(:з」∠)_

评论

热度(22)